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宠物趣闻

岳两腿张得更开了 扒开岳肥白大腿

作者:时间:2021-03-06 10:06:40分类:宠物趣闻

简介  岳两腿张得更开了,扒开岳肥白大腿。厨房掀起岳裙子从后面进去农村顶住岳的肥臀。难得素颜的程荞鹃双手环胸,用很嚣张的站姿站在门口瞪她……呃!发生什么事?"你今天不是休假吗?到底去哪了?"房东的口气比平常都还要恶劣好几倍,让她吓得缩了缩脖子。"跟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手机)

岳两腿张得更开了,扒开岳肥白大腿。厨房掀起岳裙子从后面进去农村顶住岳的肥臀。

难得素颜的程荞鹃双手环胸,用很嚣张的站姿站在门口瞪她……呃!发生什么事?

"你今天不是休假吗?到底去哪了?"房东的口气比平常都还要恶劣好几倍,让她吓得缩了缩脖子。

"跟同学……去吃晚饭。"然后被当成凯子海削了一顿。"程姐……怎么了?"

程荞鹃愤恨的拨着头发,大步站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瞧着她,"你没告诉我你晚上要出门!"

"可是我有说今天排休……"

"排休是你的餐厅工作!我这边可没答应你排休!"她气呼呼地大吼,吼得卫心瑀连忙摀住耳朵。"我饿死了!五点多回来摆平街头艺人,想说心满意足的回家吃个饭,结果你不在!你.不.在!我快饿死了!"她还强调了两次!

那个"摆平"街头艺人的经过令人好奇,可现在的情形不容许她追问!"我记得冰箱里有沙拉……"

那壶不开提那壶!"哦!对!你加那什么优格?好好的洋芋片沙拉就坏在那股奇怪的酸味,能看不能吃!更气!"程荞鹃差点就想拿剪刀把卫心瑀那两条长辫子给剪掉!

"那、那也还有卤味跟高汤;冷冻库里也有汉堡排、水饺……"她都有准备,可以吃的东西其实很多很多!

"哼!所以我把卤味放上去热了。"程荞鹃仰头,活像做了什么了不起的工作。"来!你电话几号?"

卫心瑀讷讷的说了一串数字。"我记得我跟程姐说过?"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咦?这味道……

"讲过了哪记得啊?我的那堆契约书你收到哪去了?当初你填了电话号码,可是我一时要找找不到!"程荞鹃说话的语气还是很急切,显然余怒未消。

卫心瑀再度深呼吸,"程姐,你有没有闻到……"

终于输入通讯录,程荞鹃按下拨打,直到对面的小女生身上发出手机铃声。"好,这样子可以了,真是……闻到什么?"

"一股焦味啊。"卫心瑀猛然睁大眼睛,反客为主的对房东大吼!"你是不是把什么东西丢到炉子上去煮!"

换程荞鹃傻了。"卤、卤味啊!还有一锅……糟了!"

卫心瑀早一步反应,赶在程荞鹃惊叫之前闪过她奔进厨房;两口瓦斯炉都冒着熊熊烈火,右边那个冒出成堆水蒸气,而左边那口正是浓浓焦味的来源!

焦味浓成这样,大概没救了!卫心瑀立刻冲过去把两个炉子都给关掉,程荞鹃停在厨房门口,两个人对望的瞬间,弥漫着浓烈焦味的空气彷佛凝滞。

她没多说,只是很快打开抽油烟机,并拉开厨房跟阳台门。

"我、我只是想热来吃!"程荞鹃主动解释道。"哪知道它会变成……这样?"

"火太大了啦。"卫心瑀无奈的说,她回到炉边,只消一眼就知道整锅卤味都报销了。好可惜!"程姐,如果只是加热,瓦斯炉记得要转到底,转到中间是煮水或是炒菜时用的大火。"

"我不知道嘛!"程荞鹃一脸尴尬的撇头,还用很凶的语气掩饰心虚。

她笑叹一声,用了那种类似规劝小孩的温柔口吻。"所以,以后要记得哦,如果想自己弄东西来吃的话……真可惜,焦掉了只能倒掉。"卫心瑀难掩心痛的皱眉,随手拿了厨余桶来装。

趁她专心处理焦掉的卤味时——"都是你啦!"程荞鹃突如其来爆出这么一句,让卫心瑀登时讶异的睁大眼睛。

"要不是你出去,我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哪可能随便动厨房的东西?我就是知道你今天没上班所以才想要回来吃你做的菜,结果发现你出门了!我又没有你的电话号码,真的饿到不行才会想到自己弄东西来吃……瓦斯炉什么的,我平常烧开水随便转也都没事啊!哪会注意到火要转大转小,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料理白痴!"

面对冲到自己面前念了这么一堆的程荞鹃,卫心瑀只是冷静地眨眨眼。

她气呼呼的——标准的"见笑转生气",最后竟然在卫心瑀脸上找到一丝浅笑。"笑什么啊?"

一开始先是微笑,很快转为带着愉悦笑声的轻笑,"卫心瑀你笑什么啦!看我把整锅卤味烧焦很好笑吗?"

"不好笑、不好笑啦!"卫心瑀放下厨余桶,转而伸手抱住她;让还打算再多念几句的她顿时遭到冻结。

"我只是想说——没关系!是人都有第一次,我小学三年级自己开瓦斯炉的时候也是这样,所以没关系啦!"

自认已经习惯跟人拥抱的程荞鹃还反应不太过来。"那、那你刚刚是在笑什么意思的啊?"

"我只是突然觉得程姐很像搞砸料理的我,以前的我。你的心情我知道啦,我今天也的确是晚了点回来,让程姐饿肚子,对不起。"卫心瑀矮了她半个头,因此当卫心瑀向她道歉的时候,整张小脸是仰望着她的。她在那双清澈干净的眼中找不到一点揶揄、嘲笑等情绪。

反而有种当年阿姨"上身"的感觉。那种包容、温柔的眼神……

"我昨天买了牛绞肉,做了很好吃的汉堡排哦!没了卤味也还有高汤,所以今天的晚餐让程姐尝尝我的特制汉堡、搭配羊肉汤面跟奶油泡芙好不好?"

盯着卫心瑀自然又温暖的笑意,程荞鹃怒气全消,连同搞砸料理的尴尬心情也都消失无踪。"好,那……你要弄快一点哦!我很饿。"

"十分钟!"卫心瑀竖起一根手指头,终于放开她。"你坐一下,我很快就好!"

一讲到吃,程荞鹃就像个品学兼优的乖宝宝,安静的坐在属于她的宝座上看卫心瑀忙碌。冷静下来之后,她才注意到今天卫心瑀可以说是盛装打扮,不仅穿上了当初来租房子的那套白色长洋装,甚至看得出来画了眼线、上了点唇膏,完全就是一个跟人约会的打扮。

气也气过了,她很自然地拿出烟来点着,而卫心瑀穿上围裙煎汉堡排,把芝麻面包丢进烤箱预热,诱人的香气立刻飘散过来。

"对了,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什么?"抽油烟机开着,所以她回话的声音自然的加大了。

"我说,我要问你个问题!"

"哦!好哇!程姐你问!"肚子一饿,就连油煎发出的"滋滋"声都变得十分诱人。程荞鹃边吸着唾沫,克制着食欲的用力抽烟。

"你今天怎么穿这么漂亮?"她拉来烟灰缸,"跟男朋友约会?"

"啊?"卫心瑀回过头,一副听不太清楚的表情。"什么约会?"

"我说!你是不是跟男朋友约会?"这样沟通好累!程荞鹃索性站了起来,走到她身边方便聊天。"你今天穿得特别漂亮,还化妆。"

"哦、哦!这个呀……"卫心瑀咬着唇别开视线,只有手还拼命工作着。"没有啦!我没男朋友,就只是约一般般的同学吃饭而已。"

打破砂锅问到底其实不是程荞鹃的习惯,但是卫心瑀的表情实在太诡异。"一般般的同学?女的?"

"嗯!女的。"

她向旁边呼了一口烟,"大学同学呀?"

"嗯,之前曾经在她那边暂住过。"卫心瑀很快煎好汉堡排,然后拿出定型的模子,打算煎个漂亮粉嫩的太阳蛋。"那个……程姐要不要稍微到旁边去等……"她停住,忽然深深吸了一口气。"这个烟……什么牌子啊?"

程荞鹃亮出烟盒,是从日本特别进口的白SevenSters。"我一直都抽这个。怎么了?你话讲到一半。"

"跟……一模一样耶。"这句话中间夹了个她不认识的人名。

"你说谁?"她皱眉,第一次从卫心瑀口中听到的陌生女人名字,莫名让她觉得有点不惯。

"啊!没有啦,是我餐厅的领班……她好像也抽一样的烟。"

她瞄了手上抽惯的烟一眼。"你鼻子好灵,我以为烟都是要抽过才知道差别。"

"鼻子灵是厨师的基本技能吧?"卫心瑀笑了笑,烤箱传来芝麻面包烤妥的铃声,她拿出来,先叠上汉堡排、迅速搭配了起司片跟太阳蛋、高丽菜丝,再淋上些许酸黄瓜与蕃茄酱,盖上最后的芝麻面包,大功告成!

"特制汉堡完成了!程姐你先拿去吃。"

"啊!好好好,这个好……"看到有东西吃,程荞鹃一下子把满腹疑问抛在脑后,果断熄掉剩下一小截的烟,端着盘子还来不及坐到餐桌前就先咬上一口!

在她看不见的角度,卫心瑀偷偷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尾部广告(手机)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