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宠物趣闻

男闺蜜说蹭蹭突然就进去了 小混混被学霸做到哭男男

作者:时间:2021-03-07 11:23:11分类:宠物趣闻

简介  男闺蜜说蹭蹭突然就进去了,小混混被学霸做到哭男男。为什么抽的越快就会叫说说和女朋友最爽的一次。陈老从车上走了出来,往我们这边靠近,他唤住我们:"你们等一下,跑这么快要去哪里?"他的声音很正常。我和小纪不由得纳闷,陈老不是也中邪了吗?还是说刚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手机)

男闺蜜说蹭蹭突然就进去了,小混混被学霸做到哭男男。为什么抽的越快就会叫说说和女朋友最爽的一次。

陈老从车上走了出来,往我们这边靠近,他唤住我们:"你们等一下,跑这么快要去哪里?"

他的声音很正常。

我和小纪不由得纳闷,陈老不是也中邪了吗?还是说刚刚是在戏弄我们?

我们不敢靠近,但又觉得奇怪。

陈老越来越靠近我们,我们也逐渐看清楚。

陈老的脸上挂着一抹怪异的笑容,而他的肩膀上像是长出另一颗头──那是一颗女鬼披头散发的头颅,女鬼的笑容和陈老如出一辙。

"啊──!"我叫了出来,立刻拔足狂奔。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陈老也被附身了,现在的他根本不是他。

我和小纪很快跑进营区,大门旁边有栋水泥建筑物,老师和长官们都住在那里,我跟小纪飞快往那处奔去。

不一会儿,我们来到一楼的饭厅外边,饭厅还开着灯,里面有人在说话。

我们不是故意要偷听,但还是听见了。

"要暂停吗?"

"不行,这样会被家长骂死。"

"退费的事情也很难处理。"

"以前我们办的活动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这是特例。"

"可是又出事的话…"

"不会啦,他可能是癫痫发作。"

"再观察一天看看…"

他们说话的音量不高,我无法判断哪一句话是谁说的,而且这也不是重点。

我和小纪闯进饭厅,老师和长官看见我们都愣了一下。

"老师,陈、陈老他出事了,你们快去看看。"我指着外边说道。

"他怎么了?他不是要载你们回去?"主任说道。

"他…"我语无伦次地说道:"中、中邪,他也中邪了。"

"你在说什么?"主任喝斥我,大概是怕我引起恐慌。

"先去看看再说。"一个夏令营的老长官说道。

他们一行人从椅子上起身,焦躁地赶往外边。

我不敢领路,但只有我和小纪知道陈老在哪里,老师们推着我,不停问我们:"在哪里?"

"哪有呀?"

"陈老呢?"

我也不知道陈老去哪里了。

我张望左右,很怕他忽然扑出来。

我和小纪涩缩着身子,脚步走得战战兢兢。

主任先看见陈老的车子,他说:"车灯还开着,先去那里看看。"

我从他们的声音听出惶恐,其实他们也很害怕,只是都在强逞罢了。

我们走到车子旁边,老师喊道:"陈老师,你在吗?"

"陈老师,你在哪里?"

连续喊了几声,都没人回应我们,而引擎还在发动的车子上此时空无一人,车门都还是开着的,看得出来上面的人是在很仓促的情况下车的。

他们又绕着车子巡了一圈,我也跟着团团转。

几分钟后,我瞥见地上的一滩秽物。

我走了过去,心里很害怕,但还是硬着头皮看去。那是一滩很像呕吐物的东西,就跟华哥吐出来的东西很像,破碎的叶子、虫子的残骸混在绿白色的稠状物里。

"唔。"我忍不住都想吐了。

这该不会是陈老吐的?他吐出跟华哥一样的东西,然后失踪不见了?

越发诡异难解的事情正在我们眼前上演。

小纪注意到我的异状,他靠过来看,"这是…"

我点点头,知道他心里的疑惑,"跟华哥吐的东西很像。"

主任奔过来,打断我们的对话:"陈老呢?"

"不知道。"我说。

"你们是最后一个看见他的人吧?"主任怒气腾腾地质问我们。

"我们不知道呀。"我说。

"他去哪里了?"

"他就发出很奇怪的笑声,感觉像中邪一样,我很害怕就逃下车了。"我说道。

小纪也附和道:"我们不知道。"

一名老师向主任安抚道:"没关系,我打个电话给他,他都是成年人了,不会搞丢的。"

说罢,那名老师拿出手机拨打。

我们大家等着他,可是周围很安静,如果陈老在附近的话,他的手机铃声应该会传来。

"怎么样?"主任急性子地问道。

老师摇头:"没人接听,转进语音信箱了。"

"再打。"主任下令。

老师又打了一遍。

长官过来揽住我们的肩膀,半推半强迫地要把我们带进营区,"你们先进去休息吧,我们来找人就好,你们不要再乱跑了。"

我和小纪被带回饭厅,老长官倒了两杯水给我们,叫我们乖乖待着,随后他们就去找陈老了。

陈老失踪了。

我看着眼前的杯子,心里一直有个疙瘩。

约莫半个小时过去,老师们似乎还没找到陈老,也没人有空过来关心我们,我和小纪继续呆坐在饭厅里。

终于我忍不住了,开口向小纪问道:"小纪,你知道什么对不对?"

"嗯?"小纪不解地看向我。

"就是…你先警告我们不能可以夜半洗头的,你一定知道什么,对吧?"我直直地看着他,不给他闪躲的余地,"你说呀。"

"我不知道。"小纪淡淡说道。

"你一定知道。"我火大了,口气变得暴躁。

小纪长吁了一口气,半晌才开口:"我爷爷和奶奶都死了。"

我皱起眉头,不懂他说这个干嘛,但我没有打断他,静静听他说下去。我记得他曾说过,就是他奶奶告诉他不能夜半洗头的。

"那时候我奶奶病重,她快死掉时留下遗言,她恍惚地跟我们说,不要在夜半时候洗头。"小纪的表情正经,"我们没人听得懂,然后奶奶就死了。那时候大家都很难过,爷爷最伤心,他和奶奶的感情很好,可是他装得很坚强…"

小纪喘了口气,又喝了一口水。

我在等他说,感觉得出来这是他压抑了很久的心事。

小纪说道:"隔天,爷爷也死了,大家都说他是太想念奶奶,太伤心了才会死掉。"

说到这里,小纪转头看向我,他的眼神很怪,我不由得心头一揪。

小纪说:"爷爷不是太伤心才死掉的,但我不能说出真相。奶奶死掉那天,爷爷很难过,到了很晚的时候,他说要洗个澡休息,不能让奶奶担心他,然后他就在凌晨去洗澡,我们都忘了奶奶的警告,爷爷在洗澡时也顺便洗了头。"

"他不会这样就死了吧?"我说,这逻辑听起来很不合理。

小纪摇头,"爷爷后来就去休息了,我很担心爷爷的情况,就想到房间去看看他,结果我看见…有个鬼趴在床边,他在咬爷爷的头,像是在吸爷爷的脑髓。"

"所以他死了?"我瞪大眼睛。

"我没有帮爷爷把鬼赶走,爷爷才会死的。我想奶奶很可能也被鬼害死,才会叫我们不要夜半洗头。"小纪说道:"我一直觉得是我害死爷爷,如果我当时有救他,他可能就不会死了。"

小纪说出埋藏心中多年的秘密,他的眼眶微微泛红。

"骗、骗人,只是夜半洗头,为什么会死?"我驳斥道,"现在夜猫族那么多,那不就大家都会死,我、我有时候晚睡也会在凌晨洗头呀。这是迷信吧,古代没有吹风机,怕大家夜半洗头会得头风,所以才会有这个禁忌,跟鬼不鬼的无关吧。"

我努力找出科学的说法,但十指却在抖个不停,我连自己也说服不了。

"禁忌就是这样吧,只有中一次就完了。"小纪说道,"那一晚我也有洗头,所以才看得见鬼,但我也活下来了,死的只有爷爷。"

闻言,我说不出话来。那我们会死吗?华哥会死吗?夜半洗头会招鬼、会看得见鬼,但不一定会死吧?我不想为了这种莫名其妙的理由死掉。

我的心跳变得急促,咚咚、咚咚、咚咚,狂撞着胸口。

"我去查过。"小纪忽地又开口,吓了我一跳。

"查过什么?"我忐忑地问道。

"夜半洗头的禁忌。"小纪说道:"好像是说头顶是天灵盖,夜半时分是阴气最重的时候,如果天灵盖受寒的话,就容易接受到阴气,磁场就会变得招阴。"

"是、是吗。"我问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等天亮就好了吗?"

"不知道。"

"没有破解的办法?"我心急追问。

小纪还是摇头。

"喂,你不是有查吗?"我激动地拍桌。

小纪却还是摇头,"查不到那么多。"

我垮下肩膀,绝望在心底滋长扩散。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尾部广告(手机)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