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宠物趣闻

陛下不可以!(限)最新章节_陛下我是你皇嫂

作者:时间:2021-04-04 12:00:28分类:宠物趣闻

简介  陛下不可以!(限)最新章节,陛下我是你皇嫂。禽非得已磨铁不甚了了肉溪水长流水蜜桃。为了给剧组一个好印象,黑仔带我到剧场附近吃晚餐后,便悠闲地散步前往剧场,照例提早十分钟到达。不过,好像太早到了,只有赵导演一个人坐在阶梯上打电话,其他人都还没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手机)

陛下不可以!(限)最新章节,陛下我是你皇嫂。禽非得已磨铁不甚了了肉溪水长流水蜜桃。

为了给剧组一个好印象,黑仔带我到剧场附近吃晚餐后,便悠闲地散步前往剧场,照例提早十分钟到达。

不过,好像太早到了,只有赵导演一个人坐在阶梯上打电话,其他人都还没看到人影。

"真不愧是大公司,竟然还出资整修剧场,看来这次是玩大的了。"黑仔双手环胸,眯着眼站在剧场外,夸张地啧啧有声。

我跟着黑仔的目光望过去,只见原本老旧的剧场,现在看起来外观新颖,内部也少了以往的杂乱狭隘,如果不是比对门牌上的住址,非常容易以为走错地方。

因为一出戏如此大费周章,真是少见。

等我收回目光时,黑仔已经跑去和赵导演闲聊,看似讨论聊天,其实黑仔正在做公关。

我不愿打扰他们交谈,便自己推开剧场大门,走进舞台区。

偌大的舞台上,一盏灯照在木质地板的中央,将空气里飘浮的灰尘照得颗粒分明,有种静谧的气息。

我慢慢走入舞台,微笑扫视漆黑的观众席,脑海中想像着演出那天,观众专注的眼神;《生死情书》公演的时间,恰巧是我主演的连续剧播到高潮处,我在剧中做尽坏事,会有人来看我演舞台剧吗?

又有多少人,是因为我来看戏呢?

黑仔说过,舞台剧是直接面对观众演戏,这对刚演完反派角色的我而言,是很大的挑战,希望我能借此磨练临场反应。

浅笑走到晕黄的光圈中,我兴奋闭起双眼,感受灯光打在身上的热度,迫不及待地开始想排戏了。

"你很高兴?"

忽然,观众席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粗嘎的喉音听起来低沉沙哑,有点像是砾石磨擦时发出的杂音,阴森森地隐藏在寂静的剧场里。

那声音听起来好清楚,就在我正前方的位置,近得令我全身起鸡皮疙瘩,双脚像生了根般动弹不得。

我屏息瞪向密闭的暗处,井然有序的座椅区连风都没有,我却觉得温度陡降,彷佛连空气都结冰了。

我不敢说话,也不敢做任何动作,就怕无意间激怒对方。

"如果我告诉你,接演这部戏会有灾难发生……这样,你怕不怕?还敢接这部戏吗?"

男子说完,尸臭扑面而来,悬挂在二楼的灯具猛然摇晃,整个舞台明明灭灭,诡谲的腥味弥漫室内,宛如进入了腐烂的沼泽区域。

灯光不断闪烁,有东西从二楼摔落,狠狠地砸在舞台上,我忍住回头的冲动,直盯着剧场内某一张椅子,目光久久不放。

假如我没猜错的话,他还在注意着我。

好像有什么地方我忽略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我眯起双眸,突然间发现,从我进来的这段时间里,他有太多机会夺走我的性命,他却没有这么做……

会不会,他只是在试探我,根本没有伤人的意图?

"我刚才会怕,现在不怕了。"昂首淡笑,我坦然说道,跟他赌了。

啪!

灯光全暗了,观众席吹来强劲的阴风,尸水如细雨飞溅,一滴一滴落在我的身上,警告的意味浓厚。

尽管无法看见对方,我仍然抿唇直视座椅,不为所动。

倏地,浅浅的低笑声传来,椅子上浮出了一个男人健壮的身影,模糊的形状像是由白色雾气凝聚而成,举手投足间充满自信风采。

他只穿了一条深蓝色牛仔裤,裸着上半身背对着我,身体周围有火焰猛烈燃烧,情况诡异至极。

"你很聪明,已经发现我不打算伤害你……下次不可以这么莽撞,会死的。"他语调高扬,话中有着藏不住的笑意。

"请问……"

我想开口说话,想问他是谁,却惊觉身体的动作完全被控制住,只能像玩具般木偶瞪大眼睛。

然后,他身旁的火焰从血红色渐渐变暗,最后变成洗不净的墨黑色,残暴的气势隐然浮现。

虽然无法说话,可是我感觉到他传来的悲愤,如蛆虫般咬破我的脚底板,顺着血液逆流而上。

一滴泪滑落脸颊,我才发现自己哭了。

"再给你一次机会,奉劝你退出剧组。点头或摇头?"男子凝视我的双眼,微勾唇角问道。

"不要。"我忍住不适,摇头拒绝。

男子见到我摇头后,猛然大笑,周围的温度立刻降得更低,我清楚地感受到血液流通的速度变慢,自己即将失去意识。

不晓得过了多久,在我终于跌坐在地板的时候,阴风渐渐减弱消散,二楼的灯具忽然打亮,黄光像把利刃刺入我的眼睛,使我看不见男子的身影。

我难受地闭上双眼,却在剎那间恢复了知觉,毫发无伤。

他是谁?

为何他会独自徘徊在剧场里?

黑暗中,男子彷佛看穿我的思绪,冷冷笑着。

"好吧,别怪我没警告你。你等着,我会让这出戏灾难不断,也许来场“杀人的游戏”,直到你主动退出剧组,我才会停止这个游戏……"

听到他的话,我顾不得强光刺眼,焦急地睁开眼睛,想劝他不要伤害人,他却像融入空气般消失了。

空荡荡的剧场里,什么人也没有,灯光依然打在我的身体上,映出一片模糊的影子在地板上。

紧绷的情绪瞬间松懈下来,我的身体愈来愈沉重,终于晕了。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尾部广告(手机)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