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宠物食品

学长捅了我一节课 带尿道塞每天只能上一次厕所

作者:时间:2021-03-05 15:30:43分类:宠物食品

简介  学长捅了我一节课,带尿道塞每天只能上一次厕所。把红酒倒入哪里好涨用塞子堵怎么也要不够她(肉)全文。她拿出镜子,打量着好看到有点陌生的自己,除了兴奋,竟然还有一丝丝的恐惧。她收起镜子,从抽屉里拿出铁盒,打开以后看到再熟悉不过的宝贝。先是阿嬷用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手机)

学长捅了我一节课,带尿道塞每天只能上一次厕所。把红酒倒入哪里好涨用塞子堵怎么也要不够她(肉)全文。

她拿出镜子,打量着好看到有点陌生的自己,除了兴奋,竟然还有一丝丝的恐惧。她收起镜子,从抽屉里拿出铁盒,打开以后看到再熟悉不过的宝贝。先是阿嬷用土褐色的木珠和钓鱼线串给她的手炼,据说是有拜拜过请神明保佑的,她试戴了一下,发现触感比记忆中更扎手,很快又取了下来。

下面是几张泛黄的照片,被拍摄的主角都是戴着眼镜看起来有些腼腆的年轻男人和笑容开朗的长发女子,两人互相依偎,看起来十分幸福,他们手上抱着婴儿或幼儿,那是不同阶段的她。

她下意识不想对小鱼提照片的事,所以只说了铁盒里有手炼。对于爸妈早逝前逗弄她的身影,还有温柔叫唤的声音,她模模糊糊有些印象,却又常常怀疑那是自己用照片编织出来的情节。小时候她喜欢问他们的事,但除了生前的职业跟死亡原因,阿嬷很抗拒谈论儿子和媳妇的一切,总说那是过去的事,也许是太伤心了。她可以理解。

阿嬷甚至没有跟她说,她有一个阿姨。一直到阿嬷癌末,某一天她放学后去医院陪伴,老人家那天异常沉默,在快要熄灯睡觉的时候突然提起。

"你妈妈有个小妹,她之后可能会来看你。"

就这么一句台语。她没有很放在心上,因为爸爸这边所有的亲戚都很讨厌,不是要钱分家,就是为了推托照顾阿嬷的责任在吵架,妈妈的小妹,这么多年都没有关心过她,这个时候来又能干嘛?现在想起来,阿嬷应该是那个时候就跟阿姨连络上了,要阿姨照顾她。

两声清脆的敲门声响起,嘉宁从回忆里惊醒,手忙脚乱把手炼跟照片收进铁盒藏起来。

"干嘛?"

"嘉宁,是我。"阿姨讲了废话,不然这个家还会有谁。大概阿姨自己也发现了,因为接下来的声音有点尴尬。

"呃,那我可以进来吗?"

她匆忙的拿出一本书,翻开摊在桌上才应声。

阿姨推门而入,脸上表情故做轻松,身上还穿着半正式的裤装,应该是刚下班回来。她不想承认,其实很喜欢看阿姨不自在的样子。她听过阿姨在家讲电话处理公事,似乎是果断强势的人,跟同事吵架也是霹雳啪啦的。像阿姨这样一个女强人,不管当初为什么会答应接收这个烂摊子,跟她相处时却比工作上班还要困难,就是阿姨多年来对她不闻不问的惩罚。她有点恶毒的这么想。

"你回来啦?"

不然怎么会坐在这听你问蠢问题?她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阿姨又在废话了,"嗯。"

"你最近好像常常待在同学家念书?"

"她会帮我复习,还是你希望我去补习?"她防卫性的这么说,其实都是她帮小鱼复习。当然,念书只是他们各种活动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有人可以一起温习很好。"阿姨紧张的补充,"不过如果你有哪科想要补习,你也是可以跟我说。"

"没关系,先这样。"

阿姨停了几秒,似乎在思考怎么接下去。最后终于说了,"嘉宁,前阵子阿姨太忙了,下星期是你生日,我们去好好庆祝怎么样?"

这不是她预期阿姨会说的话,不禁愣了一下。阿姨在工作上兢兢业业,甚至有点工作狂的倾向,但私人生活很粗枝大叶,家里乱七八糟的,吃东西也很随便,常常是囫囵吞枣,她没有想过阿姨会注意到她生日。

"好。"似乎也没有说不好的理由。

"太好啦!这次阿姨保证,绝对不会加班!"阿姨彷佛松了一口气。

"嗯。"

"那我不打扰你念书了。"阿姨瞄了桌上一眼,笑着走了出去,门快关上时又回过头来,"差点忘了说,新发型很好看喔。"

"嗯,谢谢。"听到赞美,没想到轮到她有点不自在。阿姨这次真的出去了。她松懈下来才发现两件事:她桌上的书放反了。而且,这是她第一次有点期待跟阿姨的约会。

原来除了Doris,还有人也记得她的生日。

---

车内流泻出男歌手温暖磁性的声音,Doris修长优雅的手指轻轻拍在方向盘上,应和着节奏,不时跟着音乐轻声哼唱。小鱼坐在后座,安静看向窗外。尽管什么话都没有说,但嘉宁可以感觉到Doris的心情很好,小鱼却不是。

Doris率先打破了沉默,"嘉宁,你的新发型很好看。"

"谢谢。"

小鱼的眼神飘了过来,没有说什么。在最好的朋友面前演这场戏,让她有点罪恶感,甚至是提心吊胆,她一直担心小鱼已经发现自己也是在同一个地方用头发。不过如果小鱼真的暴怒的话,应该早就摊牌不会让她上车回家了吧?

今天在学校,已经有很多同学夸奖过她,连带互动也较往常亲近热情,虽然不像昨天有化妆的时候光彩夺目,单凭好看的头发就为她增添了很多自信心。

唯独小鱼,不但没有任何的评论,甚至在目睹她的新发型时,神情阴郁。她自我安慰,小鱼平常在学校原本就会跟她保持一点距离,现在这样也是正常的。

"小鱼,你觉得呢?"Doris带笑的眼神透过后照镜望着她们。

"她喜欢就好。"小鱼没有转过头看她,对着窗外这么说。

"小鱼有跟你说吗?我们下个周末要去宜兰玩。"

"她有说你们会去旅行,确定要去宜兰了吗?"

"对啊,你想要一起来吗?我们在那里的别墅帮你庆祝生日!"

"可是那是你们家的旅行......"在别墅过生日听起来超梦幻,但她再怎么心动也得婉拒这种礼貌性的邀请。

Doris的语气认真了起来,"嘉宁,我们都把你当成家人喔!不要这么见外。"

听到这句话,她心动了,可是那天阿姨已经订好了星期六的餐厅……

注意到她的迟疑,Doris抱歉的笑了一下,"还是说,你那天已经有其他的计画也没有关系──"

她几乎是下意识忍不住开口说谎,"我……我那天没有计画,我是想说小鱼也需要一点时间跟你们相处……"

"我无所谓。"小鱼丢下四个字,再度撇开头凝视窗外,陷入自己的世界。

"如果你来一定会更好玩,真的不来吗?"Doris笑吟吟的透过后照镜跟她对望。

---

小鱼一言不发走在前头,嘉宁跟在后头,惶惶不安。

向来活泼爱闹的小鱼突然变得沉默,让她不知如何应对,好不容易捱到两个人进了房间独处,她终于鼓起勇气问出口。

"小鱼,你希望我一起去吗?"

小鱼转过身打量着她,环胸靠在自己的书桌前,没有说话。这个防卫性的动作显现出她的问题有多可笑。

"那我跟Doris说我有事。"

她正要夺门而出,小鱼却叫住她。"等一下。我不介意你去。"

"但是你看起来不太开心……"

小鱼的语气从冷漠转为严厉,"你为什么突然跑去弄头发,没有跟我说?"

她愣了一下,难道自己烫个头发还需要先跟小鱼报备?但这么说出来又怕小鱼更不开心,其实连她自己也是临时才知道,想起跟Doris要保密的约定,踟蹰再三决定说个善意的谎言。

"我阿姨突然带我去弄的,她说是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你阿姨工作那么忙,还会想到这种事?"

听到她的解释,小鱼非但没有解气,反而更加咄咄逼人。她不明白为什么小鱼会用一种审问犯人的态度来质问她,却开始理解Doris要她对这件事保密的考量。

"阿姨因为前阵子疏忽我,对我很抱歉,她还说想要帮我庆祝生日,就是你们出去玩那天,只是我比较想跟你一起过。"

其实这些话也不算是说谎了。

小鱼盯着她看,似乎在思考要不要相信这个说法。她想起第一次在小鱼房间门口,端着点心问她要不要吃,小鱼也是这种防卫的神情,彷佛在审核她够不够格当个仆人一样,突然有股火气冒了出来。

"你到底在不高兴什么?不过就是用个头发,有必要这么生气吗?"

她音量不自觉变得大声,小鱼看到她发怒,先是一愣,随即轻声笑出来。

"有什么好笑?"这个笑声让她更气急败坏。

"你说的对,这真的没什么,是我想太多了。"小鱼抚着自己的额头,好似刚做完一件让人自责的蠢事,但阴暗的眼神还是穿过指缝盯着她,宛如在做最后一次检查确认。

"我以为是Doris带你去用的。"

"不是!"事情到了这个阶段,她只能越发坚定的强调了一次。

"好啦,不要生气了。"小鱼一把揽住她,恢复原本爱笑的样子,气氛顿转,她感受到危机过去了。

"我也希望你去,那个别墅很棒喔,我们可以一起烤肉、游泳、骑脚踏车!怎么样?"

"你不需要勉强,这本来就是你们家──"她表面上余怒未消,其实是想到不知道该怎么跟已经约好的阿姨交代。

"唉呦,我是说真的啦!我希望你去!"小鱼摇着她的手耍赖,大有不达目的绝不甘休的气势,"那就这么说定啰!有我们帮你庆祝就好了,快跟阿姨说你那天有约了。"

眼见小鱼满怀期待看着她,不像是在讲客套话,一分钟前的愤怒跟冷漠转眼已经消失无踪。对于这么巨大的情绪落差,她有些困惑,但不愿深究。

于是她顺从自己内心的渴望,说了好。

---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尾部广告(手机)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