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宠物食品

为什么抽的越快就会叫 不许穿内裤来我办公室调教

作者:时间:2021-03-05 16:45:36分类:宠物食品

简介  为什么抽的越快就会叫,不许穿内裤来我办公室调教。为什么抽的越快就会叫说说和女朋友最爽的一次。她独自坐在急诊室旁的走廊排椅上,盯着那样白惨惨的灯光。从昏迷中转醒时,她有轻微的脑震荡,和一些撞击造成的瘀青擦伤,医院都替她做好了处理跟相关检查。以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手机)

为什么抽的越快就会叫,不许穿内裤来我办公室调教。为什么抽的越快就会叫说说和女朋友最爽的一次。

她独自坐在急诊室旁的走廊排椅上,盯着那样白惨惨的灯光。

从昏迷中转醒时,她有轻微的脑震荡,和一些撞击造成的瘀青擦伤,医院都替她做好了处理跟相关检查。

以车祸来说,她的伤势算是非常幸运。

但那种对一切失去控制的恐惧感却在心里萦绕不去,彷佛仍置身在旋转打滑的车里,耳边是Doris和小鱼的怒吼叫嚣声,她却无法离开。

她扣着双手,身体似乎在微微颤抖,当她鼓起勇气低下头确认,才发现那并不是幻觉。

"嘉宁!"

前方有人在呼唤她的名字,她转过头,看到披头散发的阿姨快步朝她走来。因为车祸,阿姨现在应该什么都知道了。

她撒了谎。

不是为了准备考试取消约定,也没有在同学家温书。真相是她人根本不在台北,跑去同学的家庭旅行,却弄得一团混乱最后还出了车祸,只能打给阿姨要她来收烂摊子。

阿姨终于走到了她的面前,脸上有着她从来不曾看过的严肃神情。也许阿姨会打她……她蠕动着嘴唇,试图想要说些什么。

"阿姨,对不……"

那个女人却一个箭步冲过来抱住了她,让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忘了原本想要说些什么。阿姨抱得很紧很紧,两人的身体紧密贴合。她可以清楚感觉到另一具暖热的体温,还有彼此因为紧张而有的颤抖。

这好像是她们第一次靠的这么近,好像是阿姨第一次抱她。

"没事就好,如果你也因为车祸离开,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直到此刻,她才意识到爸妈就是因为车祸结束生命的,而她差一点就要步上他们的后尘,这种离开方式对于收养她的阿姨会有多打击?

自从搬到台北以来,她反覆跟自己说,阿姨不在乎她,没有把她当成家人,所以从来没有到阿嬷家看过她,那个女人是因为阿嬷过世没有人要她,不得已才承接这份责任。但现在她总算明白,选择逃避关系的人是她。

因为太害怕了。

害怕阿姨会像老家那些亲戚一样说她带衰厌恶她,害怕付出真心却被当成累赘负担,害怕又失去一个重要的亲人,她要抢先不喜欢阿姨,才能保护自己。其实她好害怕,这个世界又只剩下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没有同类。

当她慢慢松懈了防备,解除原本紧绷到喘不过气的状态,却突然再也忍不住,在阿姨的怀里抽抽噎噎哭出来。

那些连自己都感到陌生的啜泣声,回荡在深夜的医院走廊。而阿姨只是一直抱着她,什么都不再问,甚至连句责备都没有。

---

上课的钟声响起。嘉宁习惯性看向小鱼的位置,不出所料,依然是空的。

小鱼旷课三天了。在这所纪律严明的私校,老师却没有任何表示,同学似乎也习以为常。明明总是万众瞩目,自带光环,众人对这个人的消失却是无感的。

难道小鱼跟Doris车祸受伤很严重吗?阿姨带着她离开医院之前有去询问,小鱼跟Doris已经自行离开。换句话说,她们把嘉宁丢着。这个不堪的事实让她一直没有主动去连络小鱼。

但随着小鱼缺席的时间拉长,她暗自揣揣不安,比平常更仔细去听同学们聊天八卦,好不容易才听到一次小鱼的名字。

"小鱼又不来了。"

"好好喔,我也想这样,爱来就来,不想来就不要来。"

"那叫你爸去开学校呀!人家是校董的亲戚耶!"

"也是,难怪可以耍特权。"

女生们嘻嘻哈哈笑闹着,像是在谈论一个无关紧要的家伙。这些人平常不是小鱼的朋友吗?为什么会用那种嘲讽的口吻来说好朋友呢?她不禁默默这样想。

小鱼就选在这个瞬间斜背着书包跨了进来。

她亮丽的面容挂着一抹悠哉微笑,招牌卷发如瀑布般垂泄在身后,走路姿态吊儿啷当,一切都如同往常,整个人显得神清气爽,唯一的变化是她额头贴了个有造型的OK绷。

方才还畅所欲言的同学各个鸦雀无声,气氛一转,大家纷纷对她投以关切的眼神。

"小鱼你还好吗?额头怎么了?"

"这几天没来,我们还想说你发生什么事了?"

"我啊,"小鱼颇为悬疑的停顿了一秒,眼神直直投向刚刚说她耍特权的女生,"忙着在家耍特权啊!"

那个同学把头低了下来,不敢应声。小鱼又开始若无其事跟其他人说话,彷佛女王充满荣耀的回归宝座,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嘉宁转身看回讲台前方的黑板,努力让自己不要再去注意小鱼,但她始终感觉到,背后有一道视线在注视着她。

---

对嘉宁来说,这是非常难熬的一天。甚至比她第一天转来这个学校,面临种种陌生跟不适应还要坐立难安。

好不容易熬到放学,她比往常都还要加快脚步,想要立刻离开这个跟小鱼共同存在的空间。看到小鱼,她就会想到那场车祸;想到那场车祸,就会产生快要窒息的恐惧感。

当她走到没有熟悉面孔的小路上,小鱼却从前面窜出来挡住了去路。

"为什么不等我?"

她先是一愣,随即下意识这么回答:"我家里还有事,我想先回家。"

"嘉宁,我们聊聊好吗?"

出乎意料的,小鱼没有维持平日高高在上,或是咄咄逼人的态度,反而是用近乎哀求的口气放软了姿态拜托她。这样的小鱼,让她想起那个一边灰头土脸生火,一边告诉她心事难得流露出脆弱的女孩,所以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只能站在原地。

"那天我跟Doris吵架,你是不是被吓到了?"

是。她在心里回答,但没有说出口。

每个人都会有情绪难以控制的时候,但小鱼那天并不是一般的发泄,她将车上三个人的性命安全置于险境。这已经完全失去理性,超过正常吵架的范围。

现在还能站在这里讲话,只能说是她们命大。

当小鱼在做这些事的时候,有没有一秒曾经考虑过,除了跟她激烈争吵的Doris,还有其他人也在那台车上?而她把小鱼看成是那么重要的朋友,难道她的生命对小鱼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吗?

读出两人之间的沉默,小鱼靠近了一点点,用小鹿般无辜的眼眸凝视着她,"我知道我那天情绪有点失控,但你没有因为一时冲动做错事的时候吗?"

有呀,她就是因为一时冲动说谎欺骗阿姨,跟着小鱼她们去度假,结果证明是大错特错。她得到了一个史上最惊恐的生日。

"你常常这样……不开心吗?"她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小鱼出格的行为。

小鱼停顿了一下,"人都会有不开心的时候,我知道那天是我太夸张了。"接着又拉住了她的手,"我跟你道歉,下次不会了,好不好?"

眼看着平日素来骄傲的小鱼,用一种孩子吵架后盼望和好的眼神望着她,嘉宁突然对于再继续拒人于千里之外有点于心不忍。

"你跟Doris和好了吗?"

"没事了,家人哪有不吵架的?"小鱼笑道:"Doris也希望可以跟你道歉,我们两个那天都有点情绪化,只是去找你的时候你离开医院了。"

她被告知的却是相反的,"医院跟我说你们已经走了。"

"我们有先去处理一些车祸的问题,再回去就找不到你。"

原来是误会。说来有点自私,当时受到惊吓的她只想尽快跟阿姨一起离开现场,没有再多问小鱼跟Doris的状况。现在想想,突然觉得不好意思。

"你们没事就好。"

"那这件事情就过去啰?"

小鱼扬起手,举在空中等待,她迟疑了几秒,和小鱼击了掌。

"走吧,Doris在等我们了!"

她无法忽略心中的不安,还是小心翼翼叮咛:"你下次不能再这样发脾气了。"

"好啦好啦,你说了算!"

小鱼一把揽住她,推着两人往前走去,打开了再熟悉不过的白色BMW车门。Doris从驾驶座转过头来,彷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像从前那样笑意盈盈望着她。

"嘉宁,几天不见了,过的好吗?"

她还来不及回答,小鱼已替她把车门关上,兴致勃勃喊了"出发"。车子启动的时候她有种奇怪的错觉,虽然她是自愿坐上来的,却感觉像是被困住了。

而那个牢笼并不单单只是车。

---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尾部广告(手机)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