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宠物食品

公主快含着微臣的 皇阿玛你的东西好大

作者:时间:2021-03-05 17:00:25分类:宠物食品

简介  公主快含着微臣的,皇阿玛你的东西好大。禽非得已磨铁不甚了了肉溪水长流水蜜桃。"没关系,小鱼要吗?"她转过头,看着把书桌让给她温书,双腿交叠躺在床上画画的小鱼。"我也不用。"小鱼头也不抬,兀自画得入迷。Doris又出去了。自从车祸事件后,这段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手机)

公主快含着微臣的,皇阿玛你的东西好大。禽非得已磨铁不甚了了肉溪水长流水蜜桃。

"没关系,小鱼要吗?"她转过头,看着把书桌让给她温书,双腿交叠躺在床上画画的小鱼。

"我也不用。"小鱼头也不抬,兀自画得入迷。

Doris又出去了。自从车祸事件后,这段时间即使表面上看起来一切如故,她隐隐约约感受到小鱼和Doris对待她的态度,有什么细微却又无法明说的改变。她们对她加倍的好,好到有时她会因此不知所措。独处时小鱼也收敛了很多过去随心所欲的脾气,事事以她为主。

但那些改变背后,似乎隐藏了其他被压抑的东西,她跟Doris和小鱼之间也彷佛多了一层看不见的隔阂。

不仅如此,小鱼近期画的东西几乎没有再给她看,总是神神秘秘的,不像从前总是第一时间跟她分享。她想念那些拟人化充满各种幻想的动物,活灵活现的人像速写,色彩斑斓的风景,还有两个人一起兴高采烈讨论的时光。

"小鱼,我有话想跟你说。"

"嗯?"小鱼终于抬起头来。

"你最近是不是有心事?"

"没有啊,为什么问?"不知道是不是她多心,小鱼一边这么说,却刻意把手上正在描绘的画册盖了起来。

"上次车祸的事,真的没有关系,我不生气了。"

小鱼先是一愣,随即若无其事地笑了,"你好奇怪,突然说这些……"

"我怕你还在担心,好朋友之间如果有些话不能说,不是很辛苦吗?"

她一鼓作气表达完自己想说的,小鱼却只是无声盯着她,像是在检查那些话是真是假,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又低下头开始画画。

"你上次不是说你有个很珍惜的铁盒吗?"

"呃……对。"

"你下次可以带来借我看吗?"

她一时有点转不过来,不明白那个铁盒跟刚刚讨论的事有什么关系?

"可以吗?还是不行?"比起跟她说话,小鱼更像是在自问自答。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干嘛转移话题?"

小鱼放下了手上的画册,认真地看着她,"我没有转移话题啊,你刚刚不是说好朋友之间不应该有秘密?如果你把最珍惜的东西给我看,我就把我最重要的画册交给你保管。"

"交给我?可是那不是你最重要的画册吗?"

"没关系,那本来就是要给你的。"小鱼神秘的一笑。虽然小鱼的提议,跟她想表达的似乎有一点点不同,但她一时也说不出哪里不同。

"所以,你会把铁盒带给我看吗?"小鱼再次向她确认。

"会,我下星期一就带给你看。"她允诺。

"那我们约好了!"小鱼灿烂地笑了,低下头,又投入绘画的世界。

---

周末的天气很好,适合出游。嘉宁换了好几套衣服,才决定要穿什么,正梳着头发准备要出门,家里的电话响了,她一边套上外套,小跑步去接起来。

"今天天气好好,我们等等去逛街?"结果是小鱼欢快的声音。

如果是平常,她早就高兴地说好,"可是我今天不行。"

小鱼沉默了一会儿,"为什么不行?"

电话那一头,声音听起来很失望。她迟疑了一下才回答:"我等等要跟阿姨去买东西。"

"你跟阿姨改天呀。"

"不行。"她直觉小鱼又开始了,总是要别人按照她的心情做事。

"嘉宁,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觉得,那个女人有比我重要吗?"

明明是白天,小鱼的声音却彷佛黑夜里陡降的低温,让她心中一跳。而且这是小鱼第一次用这么不礼貌的方式称呼她的阿姨。

"不是这样比的,因为先跟阿姨约好了。"她鼓起勇气这么说。

"你确定不跟我出来?"

"确定,我们可以下次──"

小鱼粗暴的挂了电话,似乎连一个字都不愿意再听她多说。

小鱼的反应为什么会这样?不知道是不是她想太多,竟然隐隐约约感觉到,小鱼在怀疑些什么......她看了表,发现快迟到了,只能压下心中的阴霾,匆忙赶到目的地。

---

隔着马路,嘉宁遥望窗明几净、装潢雅致的咖啡店。

靠近玻璃窗的位置,Doris已经坐在那里等待,举手投足还是那么优雅从容,像是美术课本上会出现的欧洲仕女图。

她说了谎。跟她有约的人不是阿姨。这间咖啡店是Doris的爱店,以前常带小鱼和她来这里度过悠闲的下午,可是这次被邀请的只有她。

"嘉宁,我想跟你聊聊小鱼的事。"

昨天她在家里接到Doris的电话,约她在这碰面,说是重要的事情,并要她对小鱼保密。这样有点像是在欺骗,可是她说服自己她们是为了小鱼好,不是在搞排挤小团体,或是什么秘密集会,同时没有办法假装不为此感到兴奋。

自从上次Doris带她做完头发,她很羞于承认,其实一直以来内心都期待有机会跟Doris两个人独处,像是真正的母女一样。她推开玻璃门,走到了Doris身边。

"周末还约你出来,不好意思。"Doris看着她,一脸抱歉。

"没关系,刚刚小鱼有打电话给我,我跟她说和阿姨出去了。"

"这样啊。"Doris听到这个答案,微微一笑,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上次去宜兰的事,一直没有好好跟你道歉还有解释。这段时间,你大概很难像过去那样跟我相处吧?"

在小鱼道歉之后,宜兰之行几乎变成一个三人避而不谈的话题,像这样单刀直入的发言反而让她愣了一下,"小鱼跟我说过对不起了,而且她有答应我,以后不会这么情绪化。"

"她怎么说的?"

"她说,哪个家庭不吵架?人都会有冲动犯错的时候。"

Doris盯着她,像是看穿了她,"你相信吗?不是每个家吵架都像我们这么激烈,对吧?"

是,连她老家那些乱七八糟的亲戚吵起架来也会有所节制,她心里确实是这样想的,只是知道不该说出来,最后只能沉默以对。

"小鱼的情绪很不稳定,我想你已经发现了。"Doris总是微笑的脸转为神色凝重,放下了茶杯,"身为小鱼妈咪,我责无旁贷,但你是小鱼最好的朋友,所以我想,有些事如果你不知道,对你不公平。"

彷佛面对某种未知的黑洞或悬崖,她的心脏跳得很快,呼吸也变得格外清晰,她突然很希望小鱼能坐在这里陪她一起听,小鱼总是无所畏惧。

"你想知道吗?"那张美丽无暇的脸凝视着她,缓缓询问。

"当然想。"Doris听到她这么说,满意地笑了,但嘉宁赶在她开口前继续说了下去,"只是我觉得,小鱼如果愿意让我知道,她会主动跟我说。"

那张美艳的笑颜一顿,显得有些意外,半晌才悠悠道:"怎么说,像车祸那天一样的说吗?你以为,在宜兰的时候小鱼是在生我的气吗?"

"不是吗?"毕竟鱼爸中途离开以后,就剩她们三个人,她想不出其他的可能。

Doris单手撑起自己的下颚,眼神牢牢锁住她,"小鱼的爸爸,有另一个家庭。小鱼很恨他,也迁怒到我。"

这个答案远超过她的预期。"你是说……鱼爸……有外遇吗?"

"对。"Doris勾起了擦着鲜红色唇膏的嘴角,看起来很美艳,"他外遇的对象就是我,所以小鱼才跟着我姓。"

这次轮到她震惊到说不出话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意识自己听见了什么:Doris是鱼爸的情妇,第三者。小鱼是私生女。她后知后觉回想起鱼爸异常的忙碌,还有长期在家庭缺席;也想起每次跟鱼爸打招呼,称呼他为"虞爸爸"时对方总露出略为尴尬的表情,原来姓虞的其实是Doris。

"那次去宜兰,因为他老婆在查勤,就选择临时丢下我们。也不是第一次了,但小鱼每次都会抓狂。她厌恶要跟别人分享爸爸,气我选了这样的男人,她有跟你说过吗?"Doris喝了口热茶,用轻描淡写的口气述说,彷佛这是与她本人无关的芝麻绿豆大小事。

"有一次他先走,小鱼割腕自残,为了报复,她还曾经把爸爸送的鸟跟兔子弄死。像这些事,她会跟你说吗?"

为什么那么可怕的事,Doris能说的那么习以为常?

她想到了那些画册里的动物,会飞翔的鱼、拍着翅膀指挥交通的鸟警察、像绅士一般穿着西装背心拄着拐杖的长耳兔,是那么生气蓬勃又充满童趣,现在才发现都是死去的标本。

坐在这里听她所不知道的小鱼,除了惊骇错愕,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种从内心涌现的失落感。这是第一次,她怀疑自己不认识小鱼,她不敢相信小鱼会做出这些事,也不明白这么私密的事,Doris为什么愿意对她说?

"嘉宁,你是个懂事的孩子,也是小鱼最好的朋友,我想你应该可以理解某些特殊的状况。"彷佛读知了她内心的困惑,Doris双手交叠,恳切地望着她。

"什么……特殊的状况?"

"小鱼有病你知道吗?她在吃精神科的药。"

几乎是在Doris说出这句话的瞬间,她眼角瞄到小鱼面无表情站在对面的马路上,朝她们的方向盯着瞧。不知道是听到Doris惊人之语,还是因为小鱼突然出现,她全身的汗毛瞬间都因此而颤栗。

"那是小鱼吗?"

她震惊的举向小鱼的身影,Doris顺着那个方向看去,但两秒之差小鱼已经不在那里。

Doris对她露出安抚的微笑,"嘉宁,这件事让你很紧张吗?这个时间小鱼在看医生,不会在这边。"

她不知道刚才看到小鱼究竟是幻觉,还是太过焦虑,但Doris仍继续说了下去,"我必须对你坦白,像车祸那样危险的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发生。只要小鱼发作,她就会自残或攻击别人。你现在还是很确定她什么都会跟你说吗?"

接收到太多无法消化的资讯,她期期艾艾的说出了唯一确定的事:"对不起,刚刚那些我都不知道……"

"你懂得跟一颗不定时炸弹一起生活,随时都可能发生危险的感觉吗?"Doris望着她,眼神充满忧伤,"这就是我的心情。但我是小鱼的妈咪,这是我必须去承担的。"

Doris握住了她的手,"但你不同,你是有选择权的。嘉宁,如果你觉得害怕,不愿意再与小鱼来往,也没有关系。不过只要你想见我,我们随时都可以再约出来,好吗?"

她眨了眨眼,一时无法反应过来,"就算小鱼生病了,我也还是她的朋友。我相信小鱼会学着控制自己的。"

"是吗?"Doris的目光朝她身后望去,笑容一敛,迅速抽回了原本轻握住她的手。

"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尾部广告(手机)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