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宠物食品

一晚上不拔出来是什么感觉 输了让别人玩一个星期的作文

作者:时间:2021-03-07 09:52:11分类:宠物食品

简介  一晚上不拔出来是什么感觉,输了让别人玩一个星期的作文。把红酒倒入哪里好涨用塞子堵怎么也要不够她(肉)全文。"那离这里很近嘛。"程荞鹃在得知位置之后咕哝,"对啊!她啊,对自己不管是性向还是工作地点都保密到家。活像是怕我主动去餐厅堵人!你都不知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手机)

一晚上不拔出来是什么感觉,输了让别人玩一个星期的作文。把红酒倒入哪里好涨用塞子堵怎么也要不够她(肉)全文。

"那离这里很近嘛。"程荞鹃在得知位置之后咕哝,"对啊!她啊,对自己不管是性向还是工作地点都保密到家。活像是怕我主动去餐厅堵人!你都不知道她穿着礼服回来那天喝了个烂醉,我帮她处理善后,紧接着……她躲了我五天。"说到最后,程荞鹃忍不住脸红。

"躲了你五天?可是她这几天都还有来工作……"靳允涵熟知程荞鹃脸上任何细微动静,于是弯唇,以肘顶了顶。"你们是不是发生什么好事?"

"哪有啊!你别乱枪打鸟!"程荞鹃别开头,"她躲在我家楼上啦!其他房客的房间里,害我不管怎么找都找不到人。要不是因为腰痛叫了救护车,恐怕我还不知道原来人就躲在我头顶上。"

靳允涵清冷的眼底多了一丝了然,"我好像知道你对心瑀做了什么了耶!"

"哎哟!你可以不要这么敏锐吗?很讨厌耶!"程荞鹃做势要踢,而靳允涵笑着跳开一小步。"不闹了啦……第一次看你穿西装,很好看。"

"谢谢!之前下班后跟你约会,我都先绕回家换衣服、换车。"她们走到靳允涵停车的地方,果然是那辆曾目击过的黑色保时捷。

两台车,一辆鲜红色的蓝宝坚尼,象征靳允涵在夜生活圈那艳丽狂放的那一面。

然则这辆黑色保时捷休旅,一如她现在所呈现出来的样貌;干练、精明、清冷。

程荞鹃忽然感到很神奇,明明脸是同一张,人是同一个,但在看清靳允涵身上的西装外套,与她身边的黑色休旅车之后,她莫名有种蕾贝卡与靳允涵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的错觉。

"你老公知道你有两个身分?"

"在爆发心瑀这个事件之前不知道。那辆跑车是我专跑夜店的伪装,我偷偷买下来,然后租了邻居的停车位,就停在我这辆车旁边;我老公一直认为那是别人的车。"

就为了跟自己平常的模样做个区隔?程荞鹃完全无法想像她居然能为此大费周章。"允涵、蕾贝卡……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呀?我都快搞不懂了!"

靳允涵微微勾起唇角,"两个都是,又或者,两个都不是;我喜欢我的工作,但也喜欢周旋在许多风趣又美丽的女人之间,享受着跟你们的情欲游戏……"

"你之前问过我的问题,现在我要拿回来问你了。"程荞鹃双手插着口袋,直视着靳允涵的眼底。"蕾贝卡,你打算玩到什么时候?"

靳允涵一时语塞,可最后,她仍是坚定地回望着程荞鹃,"直到……找到下一个真爱。"

"游戏场上没有真正的爱情啦……唔!当我没说。"程荞鹃在接受到靳允涵的眼神之后收口。"你是少数特例。允涵……你是个好女人,值得另一个懂你的人与你真心相伴……我认真的这么觉得。"

她失笑,"就在我狠心玩弄了心瑀的感情之后你才对我这么说?"

"如果你有选择余地的话,但我知道你没有;即便心瑀确实非常非常难过。"程荞鹃明白,把所有过错都推到靳允涵身上再简单不过,然而,她却不愿这么做。

"荞鹃,你对心瑀,也是认真的,是吗?"

一说起卫心瑀,程荞鹃的脸就变了,神情温柔得就像春天盛开的花。"嗯,从来没有哪个人带给我这种感觉……她很重要。"

靳允涵几不可察的点头,冷空气吸进肺里,化为一口白烟吐出。就在此刻,一滴冰凉的雨珠不偏不倚的滴到了她的鼻尖。"下雨了……"

程荞鹃也随即仰望天色,"好像是耶。"

"好啦,我该走了。"靳允涵打开车门锁,程荞鹃望着她,却也没立刻回头。她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近一小步,"荞鹃……可以,给我一个拥抱吗?"

"嗯。"程荞鹃毫不扭捏的敞开双臂,就像她们之前曾做过无数次的动作,她们环抱着彼此,把脸埋进对方的颈间。

靳允涵深深吸进一口程荞鹃身上的气味,包含淡淡的烟味。"你知道吗?我根本不抽烟,但我车上随时都准备了给你的烟;我偶尔会点,就只为了假装你在我身边。"

程荞鹃汲取着靳允涵身上的暖意,以及从未闻过的淡淡香水味。"嗯……对不起,谢谢你的爱,可惜我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

她们稍微退开一些距离,末了,靳允涵含着泪点头,"我会再来看看心瑀。"

"随时欢迎!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跟我妈一起去你的餐厅吃顿饭;记得帮我们留个包厢!"

"恭候大驾!"她们笑开,程荞鹃伸手抹去她脸上的泪水。"我真的该走了,你快回去吧。"

程荞鹃忽然觉得有些好笑,明明两个人的距离这么近。搞得像是之后都不会再见一样!"好啦!你小心开车。"她挥挥手,这次是当真潇洒的回头,走向医院大门。

靳允涵静静地凝望着她的背影,直到她消失在医院的大门口;终于,她让自己的爱情有了最后的告别。

她会看着荞鹃义无反顾的走向心瑀身边。

而她,仍在原处,等待着真爱降临。

***

再次打开熟悉的房门,病房里没听见电视机的声响;靳允涵提着包包走入,而正在阅读杂志的卫心瑀抬起头来。

她环顾病房一眼,稀奇的竟没看到除了卫心瑀以外的其他人在场。"程阿姨跟荞鹃都不在?"

"阿姨今天没来,程姐她接到我姐的电话,跑去机场接人。"

放下包包,在听见"我姐"时微挑起眉,"你大姐?"就是卫家里头唯一关心、爱护心瑀的人?

卫心瑀点点头,"嗯,她从纽西兰赶回来;真快啊,从我手术到今天也不过要满一个礼拜。"她搁下杂志,干净的眉微微皱起。

靳允涵靠近,双手撑着床边护栏,"又痛了?"听卫心瑀叙述,等止痛药效一退,那伤口的感觉就像火在烧一样,而且毫不间断地反覆侵袭着,真的有种痛不欲生的感觉。

但卫心瑀只是皱眉,甚至很少痛喊出声。她意外的能够忍痛,而且配合度极佳。

"药效稍微有一点退了。"卫心瑀勉强勾起唇角,"没事,不要用那种担心的眼神看我。"

"你呀,我现在完全不怀疑你的忍耐力,只是就因为你太过能忍,身体才会恶化成这样。"

"你们是串通好的吗?程姐也才跟我说过类似的话!"

靳允涵轻笑几声,"我们两个大概天生就很有默契吧?"她摊手,回头自包包里拿出一张卡片。"给你的!"

卫心瑀艰难地让自己坐得更挺一些,"什么东西?"她接过瞄了一眼,这是一张再普通不过的小卡片。

靳允涵挑眉,"打开看看?"

她一打开,立刻就看到茂叔的字迹,"这……"Sergio、Allen、哈姆斯大厨、小吴、琳达……晚班内外场的所有同事全都亲笔写下对于她的祝福,这张卡片虽轻,却是满满的心意!她热泪盈眶,抬起头时已甩出两行泪滴。"这是你叫他们……"

"不是,听说是琳达跟Sergio发起的,你人缘很好,大家都很乐于给你祝福,希望你早点康复。"她随手抽了张卫生纸,弯腰拭去心瑀的眼泪。

卫心瑀没有拒绝,低头望着这张卡片,"我想他们!想回去餐厅……"

"只要你想,我的餐厅大门永远为你而开;你是我钦定的烧烤师傅接班人,我只怕你不愿意再回来。"

卫心瑀抿着嘴,把卡片交还给靳允涵,她不回话,一是为了忍痛,二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除了住进病房等待报告的第一天之外,从手术之后,靳允涵每天上班前都来;卫心瑀一开始连一句话都不肯跟她说,好不容易昨天终于打开心门,今天看到她亲手带来卡片,卫心瑀心里的感动难以言说。

但对靳允涵的请求,她也很难轻易应承。

"是我不对,不应该挑这种时候说这些。"她拨了拨头发,把卡片放在一旁,"你要看电视吗?"

"不要,我躺一下。"她翻身面向另外一侧,伸手去按病床的起降开关。

两人之间只沉默了一会儿,她便听见靳允涵又说:"你的要求,我想了很久……哎!果然,是我太贪心、太一意孤行了。"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尾部广告(手机)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