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宠物食品

少将的软糯OMEGA_双道长啊子琛别顶哪儿

作者:时间:2021-03-07 13:20:35分类:宠物食品

简介  少将的软糯OMEGA,双道长啊子琛别顶哪儿。顶开omega腔道成结少将的软糯OMEGA。小林老师还是陪着我和小纪。待大家散开了,小林老师才开口问我们:"到底是怎么回事?陈老师怎么会和你们在一起?""他忽然打破玻璃,从外面跳进来,我们吓到,就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手机)

少将的软糯OMEGA,双道长啊子琛别顶哪儿。顶开omega腔道成结少将的软糯OMEGA。

小林老师还是陪着我和小纪。

待大家散开了,小林老师才开口问我们:"到底是怎么回事?陈老师怎么会和你们在一起?"

"他忽然打破玻璃,从外面跳进来,我们吓到,就逃出来,结果小纪就从楼梯上摔倒了。"我说:"之后的事情就跟你们看到的一样。"

小林老师还是很疑惑,"小纪是自己摔倒的没错吧?"

"对。"小纪说道,"我跑太快,不小心就摔倒了。"

"不是陈老师推你的吧?"小林老师又确认一遍。

"嗯。"小纪点头。

"那就好。"小林老师吁了口长气。

"什么意思?"我问道。

"意思就是陈老师没有伤害你们,是你们误会他了,你们以为他要攻击人,所以才一直跑,然后就自己跌倒了。"小林老师站在陈老那边,大概是怕我们对说出对陈老不利的供词。

我终于了解他的用意,"他是真的想杀我们,要不是我们跑得快…"

"乱讲,他是老师,不会伤害学生。"小林老师沉着脸,严肃地说道:"想伤害你们的不是他。"

我愣了愣,想想也觉得有道理,真正要伤害我们的是恶灵,是附身在陈老身上、利用陈老的恶灵。如果我们咬定是陈老要伤害我们,那陈老以后就不能当老师了…

陈老是好人,平常对学生也还不错,之前还负责载我和小纪去医院。我明白小林老师的苦心,于是点头说道:"嗯,我知道了,他…没伤害我们,是我们自己吓到。"

小纪诧异地看向我,他很委屈,也觉得很冤枉,因为明明是陈老追着他,才造成他受伤,现在却说是他自己不小心。

但小纪的惊讶没有维持太久,他一会儿也想通了,"嗯,我自己跌倒的。"

"嗯,希望陈老师没事。"小林老师看向树丛的方向,陈老从那边跑了。他幽幽说道:"陈老师不知道伤得怎么样,看他全身都是血…"

"不会有事啦,他…他是好人,不会有事。"我自己都很心虚,他真的不会有事吗?

我回想了一下,虽然华哥、大雄都中邪了,我和小纪也看见鬼,但确实…大家都没有性命危险,所以陈老也不会有事吧?说不定天亮之后,他就会自己回来了。

对,只要等到天亮,天亮是我现在唯一的寄望。我抬头看向幽黑的天际,不晓得曙光何时才会绽现。

小纪向小林老师问道:"那我可以留下了吗?"

"不行,你一定要去医院检查。"小林老师坚持道。

"可是…"

"别再可是了,我现在都很后悔当时没有强制送你们离开,不然你现在也不会摔成这样。"小林老师叹道。

看他坚持的样子,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小林老师缓下语气,安慰我们,"你们一直想留下来,是担心其他的同学吧?放心,不会有事的,大家都去帐棚区加强巡逻了。等到天亮,我们会向校长、家长们报告,活动八成会中止,你们只是提早几个小时先离开而已。"

"会中止吧?"小纪高兴地拉着小林老师说道:"谢谢老师。"

"老师没那么恶劣好吗,我们很关心学生的。"他说道:"干嘛把我们想成恶魔。"

"呵。"我笑了出来,小纪也是。

听到活动会中止的答案,我的心情轻松很多,提早脱逃的罪恶感也消散了。

只是我们没有开心太久,陡然听见厕所的方向传来惨叫,那声音凄厉、尖锐,宛如一把利刃割过耳膜。

我的胸口像是受到猛烈的重击,砰地一下,胸部隐隐作疼。

那声音持续了好几秒才停止。

我和小林老师不自觉地站起身,看着厕所的方向。

即使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五脏六腑已被不好的预感束缚住,就连呼吸都变得很不平顺。

小纪也站了起来,他第一个迈步向厕所跑去。

"小纪!"我喊他,可他没有停下。

"等一下。"小林老师也追向小纪。

我和小林老师本来是想拉住小纪,但后来不知不觉演变成三人直奔向厕所,我们都想要确认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林老师一边跑、一边不断喝斥我们:"你们不要靠近,到一旁去!"

说实话他很有男子气慨没错,但我们是高中生,体格不比他差,说不定单挑的话他还会打输我们。我和小纪没理他,仍是执意往厕所去。

转瞬间我们已经到公厕外边,几个老师、长官也赶到了。

只见两个男生吓得跌倒在地,口齿不清地指着厕所喊:"啊啊啊…那边…啊…"

"血…啊啊…血…"

他们面色苍白,我们不确定尖叫的人是不是他们。

老师过去扶起那两人,其他人则是戒慎恐惧地看着厕所。

没人追问那两个男生发生了什么事,以他们此时的精神状态来看,也问不出任何答案。

何老师操起一根扫把,"进去看看。"

"好。"夏令营的那位老长官点头,他拿过另个长官手中的防盗手电筒充当武器。

小林老师对我们喊道:"你们走开一点。"

"死死…是死…"吓坏的男同学结结巴巴说道,话还没讲完,他眼泪汪汪流下,号啕哭了出来。

小纪见老师们还在犹豫不决,不晓得哪根筋不对,他即刻冲进厕所内。

我吓了一跳,又怕他出事,当下我的脑袋空白,根本没有多想就追了过去。

"喂,你们…"第三个进入厕所的是小林老师,他也是想要拦住小纪。

大家挤进了厕所,一股鲜明的血腥味扑鼻而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骇人的铁锈味,我们不由得一怔。

下一秒,就看见厕所内的其中一个隔间溢出大量鲜血,走廊上蓄积着一片血泊,宛如电影才会出现的凶杀现场。

没人再敢跨进一步,全都僵在原地。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尾部广告(手机)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