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宠物医疗

岳的又大又紧水又多 毛茸茸的又肥又大的岳

作者:时间:2021-04-04 09:00:45分类:宠物医疗

简介  岳的又大又紧水又多,毛茸茸的又肥又大的岳。厨房掀起岳裙子从后面进去农村顶住岳的肥臀。邱姐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我张开双眼,发现自己在一间屋子里,外面的天气雷雨交加,大雨不停地下着。挪了挪身体,我惊觉自己被绑在木床上,背后则绑着邱姐,两个人都不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手机)

岳的又大又紧水又多,毛茸茸的又肥又大的岳。厨房掀起岳裙子从后面进去农村顶住岳的肥臀。

邱姐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我张开双眼,发现自己在一间屋子里,外面的天气雷雨交加,大雨不停地下着。

挪了挪身体,我惊觉自己被绑在木床上,背后则绑着邱姐,两个人都不能动。

又是这个房间,几乎封闭的房间,还有那股浓浓的尿骚味……

"好奇怪,你们都不怕我耶?"

红衣小女孩像是凭空出现,她歪着头趴在床侧,疑惑地嘟嘴问道。

"有什么好怕的?我这辈子没做过亏心事,也不可能得罪你;这个小鬼也才十几岁,说不定你死的时候,他都还没出生……你凭哪一点让我们害怕?"邱姐听见小女孩的话,冷冷哼道。

我忍不住深深抽气,为邱姐的大胆捏了一把冷汗。

不愧是邱姐,口气比鬼还凶。

小女孩听见邱姐的话,气到脸都股起变形,黏腻的黑色尸水从她眼眶里流出,然后她就这样在我眼前消失了。

"凭我……可以让你死喔!"

蓦地,小女孩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声音离我非常近,她口中喷出来的臭气轻拂过我的发梢,令我吓了一跳!

她在瞪邱姐!

那阴冷的目光让我发颤,觉得寒意从床铺传了过来,宛如一桶冰水浸泡着我的身体,使我开始失温。

好冷的梦,这个梦连一点点的热度都没有,像是把我关在百年的棺材里,并且把棺材丢在烂泥堆任风吹雨林,最后沉入了污浊的湖底中,再也晒不到温暖阳光。

"死有什么好怕的?"面对小女孩的威胁,邱姐不屑回道。

"邱姐,请你多为自己着想,不要故意惹火她……我没关系的,谢谢。"

从入梦之后,邱姐不断地挑衅小女孩,吸引小女孩的注意力,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全是为了我。

她虽然没说,但是我明白她的做法,最终目的是希望我能够安全。

"谁、谁、谁在为你着想?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邱姐结巴了两声,然后生气骂着。

听到邱姐尴尬的反应,我偷偷憋着笑,简直快要得内伤了。

原来,邱姐是这么有趣的人呀?

"你们为什么不怕我?"小女孩又问了一次,语气中藏着怒气。

然后,她用非常快的速度转换场景,让我无法带着邱姐离开。

小女孩把我们移到了竹林中,原本绑着我们手脚的布条不见了,我和邱姐可以在这个梦境里自由活动。

阴黑的竹林里人潮不断涌来,邱姐牵着我的手走在人潮中,后面的人不断地推挤,我们只能顺着前进的方向走;如果冒然停下容易被推倒,在这种状况下跌倒会被人猛踩,甚至有可能会被踩死。

空气中弥漫浓浓恐惧,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惊恐与害怕,这是小女孩从未给我看过的梦境,她藏在心底深层的恶梦。

吵杂的声音夹带哭泣跟谩骂,我的脚步愈来愈沉,几乎使不出力气!

"水要满了!水要满了!"

"我爷爷快被水冲走了!谁来帮我拉住他!"

"前面的想活就走快点!大家都不想死!"

眼前黑压压的一片人海,根本没有办法看到前方的路,黑暗中我听见老人的求救、男子的哀号、婴儿的哭泣……

天空不见光亮,暴雨如瀑布般从云端直落而下,雨像一根根细针扎在身上,沉痛的悲苦和绝望在雨水中散发,我的双腿从脚跟发麻,眼前的人影开始模糊如幻影,我快撑不住了!

"小石,不要停!跟着他们往前走!前面会有一间庙发着黄光,你只要进入庙里就可以回魂了!"

暴怒地响起,白狼的声音划破杂音,彷佛在我耳边嘶吼。

我听到白狼的声音,强撑起精神往前走,却发现自己的手猛然一紧,转身才看见邱姐跌在路旁的烂叶堆上,她表情痛苦地揉着稍微肿胀的脚踝,看样子是受伤了。

"邱姐,你还能走吗?"我用身体替邱姐挡住人潮,关心地问道。

"少管我!你自己先走!"邱姐挥了挥手,恶声恶气骂着。

"邱姐,我背你。"盯着邱姐的脚踝,我淡淡地扬起笑脸说道。

然后,趁着邱姐呆愣住忘了答话,我手一捞,强硬地把邱姐背在身上继续走,完全凭自己的意志力往前走着。

黑仔曾说过,当演员必须要有过人的意志力,才能够应付每个角色的心境转折,以及拍戏的各种突发状况。

我想,现在是考验我的时候了。

有趣的是,邱姐被我的举动吓到后,过了三秒才回神,想阻止我却已经来不及,她似乎不敢在我背上乱动,只有嘴巴不断地骂──她是怕弄伤我吧?

"你这笨小鬼!快点放我下来!我可以自己走!"

"好,等走过了这条山路,我就放邱姐下来。"

"你聋了啊!我是叫你“现在”放我下来!"

"谢谢邱姐关心,我还听得到您的声音,听得很清楚。"

"臭小鬼!你现在居然还有心情跟我耍嘴皮子?你信不信我封杀你?"

我背着邱姐慢慢地走,不久后走到了白狼说的地方,果然看见了一间发着黄光的庙。

那庙很小,外观像乡间常见的土地公庙,经过庙附近的人都成了一具具骷髅,空洞的眼眶塞满淤土烂泥,白骨上有蚯蚓爬行,已经无法看见骨骸上留有残肉,应是死了很久的亡者。

我镇静的放下邱姐,趁她还没站稳时将她推入庙里,然后毅然转身,面对着彷佛静止的梦境。

半晌后,黄光缓缓消散,小庙在竹林中消失了,眼前又是一片黑暗。

红衣小女孩从竹林里探出头,她身上都是水渍,连头发都是湿答答的,身上找不到干的地方。

"大哥哥,我给你机会走,你为什么不走呢?"小女孩天真地仰头,她的眼眶里爬满了蜈蚣,但是每只蜈蚣都爬不出她的眼眶,像是迷路似地出不来,最终不断在她眼眶里绕着绕着。

"招弟还活着,你不是招弟。"我压下心中的骇怕,笃定地凝视着她。

"那你说,我会是谁?"小女孩诡谲地扬起唇角,皮肤开始龟裂,并且从龟裂的地方渗出腐水,味道让人作呕。

我不为所动的忍着难闻气味,眼神诚恳地释出善意,依然盯着她。

"你是招弟的婆婆,徐氏。"

只有亲身经历过,才会对回忆如此印象深刻,直到死后还放不下。

她的梦境中永远都只有两个人,招弟和徐氏;既然招弟还活着,她就不可能是招弟。

小女孩听到我的话,瞬间恢复成最初的干净面貌,她漂亮的眼睛里盛满好奇,像是观察稀有动物般地怀疑瞧着我。

我默然直视她,不回避。

"你都知道了,为什么还留下来送死?"她依然是孩童的面容,声音说出口却是老妇的粗哑嗓子。

我吞了吞口水,眼神不敢移动半分。

必须取得她的信任,我才有机会解开她心中的结。

不然,她永远走不出她自己的恶梦。

就算心底再怎么害怕,都不能表现在脸上,我拿出当演员学到的所有功夫力持镇定,不让自己的语气颤抖半分。

我在赌自己的命,赌徐氏不会杀了我。

"因为,我想听你的故事,属于你真正的故事。"

话落,小女孩复杂地看着我,不知道过了多久,场景以极慢的速度转换,慢到我暗暗叫糟,这样就再也无法掩饰,是我自己留下来的事实……

回魂之后,我会很惨、很惨。

很惨。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尾部广告(手机)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