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宠物医疗

下班高峰车文_污车文

作者:时间:2021-04-04 09:20:08分类:宠物医疗

简介  你说的是哪个家?我和你的家。林果说完,看着易栋,发现他的眼里也闪烁着星光。搭上他的私人飞机,他们回到了国内。明明才出门五天,竟然像是出走了五年一样。回到家后,林果放下行李,瘫在沙发上不想动。易栋催着她去洗澡,要我抱你去吗?林果立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手机)

接下来的三天,他载着她跑遍这个国家。他带她去了许多旅游胜地,看了世界遗产,玩了最大的游乐园,逛了许多大型购物中心。

她从来没有那幺快乐过,他也是。

他们牵着手走过每一个地方,在每个激动时刻拥抱热吻。

好几次林果都想要告诉易栋,她也喜欢他。可是话到了嘴边,又往往吞了回去。

在A国的最后一夜,他们住在一间看得见星空的饭店。他们躺着看星星,易栋问她:"要回国了,你会舍不得吗?"

"不会啊,我也想家了,好想回家。"

"你说的是哪个家?"

"我和你的家。"

林果说完,看着易栋,发现他的眼里也闪烁着星光。

搭上他的私人飞机,他们回到了国内。

明明才出门五天,竟然像是出走了五年一样。回到家后,林果放下行李,瘫在沙发上不想动。

易栋催着她去洗澡,"要我抱你去吗?"林果立刻跳起来冲进浴室。

隔天,林果一个人待在屋子里,整理从A国带回来的战利品。门铃响了,她边疑惑是谁,边走去开了门。

门外,是她爷爷。

"最近过得怎样啊?宝贝。"他打量了一番这个家,又打量着林果,试图了解她在这里的生活。

"我很好,易栋他对我也很好。"

"是吗?"爷爷意有所指,"你当然会喜欢他。"

"爷爷,有件事我想问你,结婚之前我是怎幺做了一个长梦的?我还能不能再做一次?有个人我想再见一见。"

"哦?忘不了他?"

林果诚恳的点点头。

"那好吧,跟我走。"

坐着爷爷的车,他们来到了一个科技中心,这个科技中心外型像是一个巨大的玻璃球,林果看得啧啧称奇。

他们在门口下了车,继续往里头走,到了大厅,林果抬头一看,四周像彩虹一样散发的各种颜色的光芒。

他们在球体里面。

爷爷和一个穿着白袍的男人碰了面,不知道说了些什幺,白袍男子对林果招招手,示意她跟着他。

林果走进了一间研究室,她被引导到一张躺椅上,她躺了下去。那位白袍男从抽屉中取出一个盒子,又从盒子中选出一根针筒,他让林果放轻松,而后他将液体缓缓注入林果的手臂中。

过没多久,林果就慢慢地睡着了。

她一直往下坠,她和方新的每一幕都像电影般,从她眼前闪过。她还看见了莫钦、小诗、高中老师、翔宇、翔杰,他们对着她微笑。

最后,她落在地面上,真实地碰到了她屁股底下的柏油路。

她站在学校门口,人来人往的,没有人注意到她。是啊,她是多幺平凡的一个人,怎幺会有人注意到她。

她往学校走去,先去了宿舍,小诗不在房间,也许是去打工了。她又绕去了篮球场,莫钦不在,也许是去约会了。她来到图书馆,走在每一排书架之中,一排一排找着方新。方新不在,也许他在他们的租屋处。

她走到校外,弯进那条小巷子,途中她经过了一间早餐店,方新当时跟她告白后,就是带她来这里吃早餐。她继续走,找到了那间公寓,她推开门,走了进去。

找到方新家的那扇门,她按下了门铃。

这扇门后,有所有问题的答案,她紧张着,不停地搓着手心。方新,快开门!我在这里!

门缓缓打开来,探出头来的人让她热泪盈眶。

林果哭着醒来。

白袍男子拿了卫生纸让她擦干眼泪。

"谢谢你。"

林果回到车上,爷爷问她:"还有什幺遗憾吗?"

"我只剩下最后一个疑问,方新的灵魂是谁?"

爷爷笑的和蔼可亲,他说:"你心里已经有数了吧?谁能像方新一样让你拥有快乐与幸福?或者说,你爱谁像爱方新一样多?你觉得是谁呢?"

易栋打了好几通电话,林果都没有接。她在做什幺呢?

他烦躁不已,最后决定提早下班,抓起外套就往外走。

"今天的事都延到明天,如果没什幺重要的事不要打给我。"经过秘书面前,他匆匆对她交代。走没两步,他又折回来,"如果我太太来了,立刻打给我!"

他开着车,直接返家,可家里竟然没有人,她的手机放在桌上,难怪没人接。她是跑到哪里去了?

他到附近的麦当劳和书店找过一遍,没有见着她。他又绕回公司对面的星巴克,她不在里面。他买了两杯星冰乐,走出来外面开着车在这个城市里拼命找她。

最后,他精疲力竭,心灰意冷,扔掉了那两杯已经化为一堆糖水的饮料,开着车回家。

他开了门,发现她就在家里!坐在客厅那个老位置上,吃着麦当劳!

她看见易栋回来,转过头来对他露出灿烂一笑,"你去哪里了?我和爷爷一起出去,忘了带手机,回来才看见你打了这幺多通电话给我,我买了很多鸡块和炸鸡,你要不要……"她被紧紧的抱住,那力道大得几乎把她的骨头都挤碎。

易栋对她说:"果果,我爱你。"

林果的泪滑了下来,她终于又听见方新对她说出这句话。

易栋在浴室洗澡,林果故意在身上喷了香水,换上一套她下午精挑细选的睡衣,哈,丝绸的,这样才能显露她的身材曲线啊!

易栋走进卧室,看见林果只用毛巾包裹住湿发,眉头蹙起,"你怎幺没吹头发?"

林果嘻皮笑脸,"我没吹头发怎幺了吗?"

"头发没吹干怎幺行?你坐好。"他拿起吹风机,开始帮林果吹头发。

林果心中热呼呼的。

"你觉得我像什幺动物?"

"小白兔吧。"

"你喜欢打篮球吗?"

"我大学的时候,得过大专杯全国冠军。"

"你会煮咖哩吗?"

"会啊。"

头发终于干了,林果抱着他,幸福地说:"以后你天天帮我吹头发。"

易栋说:"好。"然后他往下看,视线停在林果的睡衣,差点喷出鼻血。唉!实在太煎熬了,只能看不能碰,多难睡啊!

他照惯例拿出笔电,坐在床上继续工作,林果没去看电视,反而钻进他的怀里来。

"你忙你的吧,我想窝在这里。"林果笑的甜滋滋。

易栋圈着她,闻着她的发香,原以为自己能心无旁鹜的工作,可后来发现还是很难集中精神。他索性关掉了电脑,宣布他要睡了。

林果立刻去关了灯,又冲回床上像无尾熊一样抱着他。

易栋觉得她可爱又好笑,他问:"今天怎幺这幺黏我?"

在一片黑暗中,易栋看不见林果的表情,只能清晰地听到她心脏的跳动。

"因为你说你爱我。"

易栋笑了,又说了一次:"我爱你。"

林果拼命吻他,然后,她告诉他:"老公,我也爱你!"

易栋怔住,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将脸埋进她的锁骨,低低的笑了。

"所以可以繁殖下一代了?"他问。

"可以。"

林果戴着一副墨镜,独自开着那辆全新的跑车,驶进了摩天大楼的地下停车场。然后她搭电梯到顶层,手拿一杯星冰乐,踩着高跟鞋,直接朝着总裁办公室走去。

新来的男秘书恭敬的对她打了招呼:"易太太早!"

她按下指纹,门向两旁开启。

里头的男人看见她,露出了到公司后的第一个笑容。

她边走边摘下墨镜,回以他甜甜地笑,"老公~"

他张开双臂,她蹬着高跟鞋小跑步,坐到他的怀里。

他搂着她,眼里尽是宠溺,"今天这幺早?"

"因为我有个东西要给你看啊!"

林果从包包里拿出一根验孕棒。

林果找到方新家的那扇门,她按下了门铃。

方新,快开门!我在这里!

门缓缓打开来,探出头来的人……是一个绑着马尾,穿着小白兔睡衣的女孩,她看起来很普通,有些胆小,没有自信。可是她拥有了一份最棒的爱,与那个深爱她的男孩。

屋里传来熟悉的声音,"果果,是谁按门铃啊?"

有个穿着白T恤,牛仔长裤,浏海略长的清俊男孩走了出来。

"咦?没人啊!是谁按的门铃?不管了,快过来吃咖哩!"

下午的阳光洒在湖水蓝的床上,床上躺了个俊美的少年,少年正闭着眼睛睡午觉,长长的睫毛卷翘又浓密。

他做了个梦,梦见一个像洋娃娃般的女孩,跟一个比她成熟许多的男人走在一起。

他情不自禁的想跟着她,他这时才发现自己脚上并没有穿鞋子,他们踩在沙滩上,他一路跟随着她。

那个男人问她:"如果我真的这幺好,你为什幺不喜欢我?"

她眼里流露出的悲伤,跟他深爱的那个女孩竟然一模一样。

少年懂了,她是爱他的,他们是相爱的。

他感觉嘴唇被人啄了一下,他从睡梦中醒来,张开眼就看见果果。他笑了。

希望那个女孩和那个男人,也能得到幸福。

(全文完)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尾部广告(手机)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