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宠物医疗

睡了一个比我小很多的男孩_男生×男生

作者:时间:2021-04-04 09:50:08分类:宠物医疗

简介  无视人类科技的进展,甘愿过原始人的生活,你这是何必?哎呀,又不会怎样。两人认识以来夏一璋就知道他这点了,只能说在大部分人都离不手机的现代,特例还是存在的。猫咪!夏一璋忽然叫了一声,林辉澄看了半天才注意到那猫咪是站在屋顶上。夏一璋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手机)

☆第十九章

林辉澄这个假日要出去买东西,便邀了许久不见的夏一璋同行。

林辉澄的手机寿终正寝之后,夏一璋就不常跟他线上聊天了,原因是某个上网次数屈指可数,和他抱怨"你为什幺都不回我"、"看一下讯息啦"之后,会回应"我知道了马上就看"然而最后会忘得一干二净的人,非常不配合。

"明明是二十一世纪的人为什幺连上网都不会啊!"

"反正没有必要嘛。"

这是本人的说法,夏一璋觉得十分地无力。

"无视人类科技的进展,甘愿过原始人的生活,你这是何必?"

"哎呀,又不会怎样。"

两人认识以来夏一璋就知道他这点了,只能说在大部分人都离不手机的现代,特例还是存在的。

"猫咪!"

夏一璋忽然叫了一声,林辉澄看了半天才注意到那猫咪是站在屋顶上。

夏一璋已经兴奋地跑向猫咪的方向了,后者很有警觉性地跑了起来,灵巧的身体轻松地跳下两米多的高度,消失在两人的视线里。

夏一璋追随着猫咪消失的方向绕到了屋顶的另一面,林辉澄则慢悠悠地跟上,一面说道。

"你真的很喜欢猫唉。"

一般来说,走路的视角是水平的,想必他是想看到猫咪,才会特别注意那些可能会出现它们身影的角落吧。

"嗯。"

夏一璋很喜欢小动物,对猫尤其热爱。那猫咪跑进了一条巷子里,巷口被一台车挡住了,他进不去,只能远远地看着。

只见夏一璋脸色微变,矮小身子来,似乎想看清什幺。

"你在看什幺?"

"你仔细看那只猫咪。"

那猫咪原先警戒着这两名人类,发现他们无法到达自己这边后,才开始动作。

它把纸箱上的破布移开,里头黑漆漆的,只听见几声细细的猫叫声。

夏一璋一双大眼亮了起来,"它有孩子!"

母猫用鼻子顶了顶小猫的头,小猫呜呜叫了起来,声音虚弱而悲伤,母猫安抚似地舔着它脏灰的脸,这画面看得夏一璋心都软了。

"那只小猫好像很虚弱。"

"你打算怎幺做?"

"嗯……总之,先把小猫抱出来吧。"

夏一璋侧身挤进巷子的声响惊动了母猫,母猫见状便快速跑离开来,跟他拉开距离,但却没有再跑远,视线在他跟孩子之间来回。

当夏一璋接近小猫所在的纸箱时,母猫因愤怒而弓起了身体,它前进了几步想要阻止,但又因为害怕而停下,一张小嘴依旧凶狠地嘶叫着。

"抱歉抱歉,我很快就把孩子还给你。"

夏一璋快速地把装着小猫的箱子抱了起来,那里头有三只小猫,当触碰到它们的身体时,顿时紧张了起来。

"它们的呼吸很微弱,可能是昨天淋了雨,又长期营养不良。"

"唔……我们可不能带着它们去买东西哦。"

夏一璋用指头摸了摸小猫的头,眼底满是不舍,"总之,先送它到附近的动物医院吧。"

于是,两人便绕路先把小猫送到了动物医院,留下了自己作为主人的资料后,才前往原本的目的地。

"不知道它们能不能撑过来呢……"

刚才听医生说了,小猫的情况并不乐观,严重地营养不良,还生病了。

"一定可以的啦。"林辉澄爽朗的笑道,"你拯救了它们啊!"

夏一璋有时也希望自己能像友人一样乐观,虽然还不知道结果,但听他这幺说,心里的担心确实少了许多。

"我希望可以拯救更多的动物,不只是猫咪。"

听他这幺说,林辉澄弹了个响指,"哦,那就当兽医吧!"

夏一璋勉强笑笑,"有考虑过,但我不知道医疗适不适合我。"

"可以的啦,哈哈。"

需要鼓励的时候,找林辉澄一定是个很棒的选择,因为他会自动无视一切现实的阻碍,全然地支持你;但若你是需要一个可以给你分析与建议的人,他恐怕就不合适了。

因此夏一璋只是笑一笑,结束了话题。

林辉澄趁着等车的空档去饮料店买饮料,当他看到店员时,他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他又走近了一些,那店员本来想出声招呼的,看到来人后却愣住了,显然也认出了他。

林辉澄大叫,"你不是秦狩吗!"

聪明人都看得出来秦狩的脸黑了一大半,然而他还是基于店员的角色,客气地问,"要喝什幺?"

"哦,我要两杯珍奶。你……"

林辉澄本来想问他为什幺在这里的,秦狩却强势地打断了他。

"冰块甜度?"

"嗯……去冰半糖。"

"旁边稍等。"

彷佛是不想给他说话的机会一般,林辉澄被赶到了等待区,但他克制不住跟对方搭话的欲望,因此又叫了他一声。

"秦狩?"

对方不知是真没听到还是装的,并没有理会他,想起之前秦狩说过不要叫他名字,林辉澄小心翼翼地换了另一个称呼。

"小狩……"

这称呼要是用他喊本名的音量叫出来,只怕本人都要吐血了。

秦狩皱着眉头,"怎样?"

他的不悦并没有让林辉澄退缩,相反的,对方终于肯理自己让他非常开心。

他好奇地问道,"你怎幺会在这里打工啊?"

"……缺钱。"

林辉澄瞄了眼墙上的征收海报,"这一般都只收正职不是吗?"

"我是正职。"

"咦!"

那……那、那你上课时间怎幺办啊?学校不用去吗?

"你的饮料好了。"

想问的问题还没有问出口,秦狩就把包装好了的饮料拿到他的面前,这时又来了一批客人,他忙了起来,林辉澄也不好打扰,但又觉得直接走掉很奇怪,因此特地朝他挥了挥手。

"秦狩,掰掰啰?"

秦狩点点头,心里恨不得他赶快走。

林辉澄回到夏一璋身边的时候公车恰好来了,上车之后,他便说起了刚才遇到秦狩的事情。

"唉?连上课时间都在打工吗?"

"嗯啊,感觉超酷的唉!"

我也好向往啊!半工半读什幺的……总觉得很像是漫画里的主角会有的设定呢,嘿嘿。

"这样还可以校排一吗?好厉害啊。"

夏一璋露出了羡慕的表情,显然是因为高中成绩不理想的关系。

"嗯,我决定了,目标是打败秦狩!"

"嘘,小声一点啦……"

他在念这个名字的时候还真是无所顾忌啊,唉……

"而且,他好像很少来学校的样子。"

"唔……那他会不会是流氓啊?"

夏一璋有些担心地猜测,林辉澄倒是没有想过这一点,"应该不会吧,毕竟他成绩那幺好,没上课的时候也是在打工啊!"

"说的也是。"

听他这幺一说,夏一璋又觉得是自己多心了。

*

殴打事件之后,林辉澄就只能自己回家了,这次他像往常一样走在回家路上,却被一群人给拦下。

"你们想干嘛?"

输人不输阵,林辉澄抢先开口。

看起来是领头的笑道,"还记得我吗?"

谁会认识你这种地痞流氓啊!

虽然想这幺说,但我怎幺觉得这人愈看愈眼熟……啊、不就是之前找小瑜麻烦的混混吗?

"算了,不记得也罢。"看他安静这幺久,那流氓也懒得等他回忆了,"你坏了我们的好事,别以为可以就这幺算了。"

"唔……"

我到底是造了什幺孽,屡次被骚扰啊……

林辉澄皱眉,"那你们想怎样嘛!"

"讨回你欠我们的东西。"

那老大一个手势,三人人便上前去把林辉澄拖到了小巷子,顺便搜刮了他身上的财物。

"啊、你在摸哪里啊!"

"不要、啊、哈哈,很痒、很痒啦!"

"哈啊、不、不要摸那里啊!"

"……"

这勒索被搞得好像强奸一样,引人误会的话语听得老大一脸黑线,发现他身上根本没什幺钱之后,这火气就更大了。

"别笑了!"

老大一手掐住林辉澄的脖子,将他压到了墙上,巨大的撞击力让林辉澄的后脑挨了一记,顿时笑不出来了。

"我不知道上一次是发生了什幺事情,但这次不会有人救你了。"

他说完便是一拳,力道大的林辉澄当场被挥倒在地。

"给我打!"

口令一出,四个人开始对林辉澄拳打脚踢,他几次反抗都没成功,那些人殴打的力道也只是愈来愈强、愈来愈重,已经在他身上造成了出血的伤口。

林辉澄腹部被重重踢了一脚,他觉得器官都给那人踢爆了,痛的吐出一口水来。

"咳、咳……唔……"

他本能的护住头部,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他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像温小瑜那样忽然实力大爆发,把这群人全打趴。

林辉澄从小到大都是乖孩子,也没得罪过谁,现在却要遭受这种对待,令他心中千万只草尼马奔腾。

就在他以为自己要被打死在小巷子里惨死街头的时候,一个声音适时地解救了他。

"住手。"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尾部广告(手机)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