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宠物医疗

学长现在在上课不可以_学长不可以

作者:时间:2021-04-04 10:20:08分类:宠物医疗

简介  我说过会保护你的。秦狩握紧双拳,鼻头一阵发酸,所以我不能给你契约,不能让你有机会报仇,不能让你,毁了你自己……秦彩的心脏像被人用手狠狠掐住一般,每一下跳动都无比煎熬,她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哗啦哗啦的掉,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身体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手机)

☆第四十四章

秦狩已经冷静下来了,他平静的看着她,等着她先说话。

"原来你还留着……"

她不自觉握紧了缀饰,彷佛想抓住那些再也回不来的过往。

"你还记不记得你送给我的时候,我跟你说了什幺?"

秦狩对于自己的童年并没有太清楚的印象,或许是下雷雨的夜晚让他太深刻了,以至于他也对那天的情景同样历历在目。

"我说过会保护你的。"秦狩握紧双拳,鼻头一阵发酸,"所以我不能给你契约,不能让你有机会报仇,不能让你,毁了你自己……"

秦彩的心脏像被人用手狠狠掐住一般,每一下跳动都无比煎熬,她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哗啦哗啦的掉,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身体抖得不成样子。

"姐,停手吧。"

秦狩哽咽地说,语中带着难以言喻的痛苦。这毕竟是两人共同的回忆,对方不好受,他也没好过到哪里去。

他走近秦彩,蹲下身把人抱在了怀里。

"啊……呜哇……啊、啊……呜呜……"

他一靠近,秦彩激动的像溺水之人碰到最后一根浮木般紧紧抱住了他,放声痛哭起来。

守在外头的保镳对视一眼,双双感受到了那凄厉哭声中的痛苦。

像是要把多年来的情绪全数释放一般,秦彩没命的哭,哭得声嘶力竭,就像当年在她父亲的丧礼上。

秦狩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两人相拥而泣的现在,世界彷佛只剩下了彼此。

……本该如此的啊。他们不是从小一起长大、互相照顾、相依为命的姐弟吗?究竟是什幺时候开始他们争吵不休,反目成仇,闹到今天这样的局面。

如今两人心结已解,放过对方,也放过自己。

被晾在一旁的缀饰依然是开启的状态,照片上的男人面容刚毅而英俊,眉宇间的严肃透露出一股庄严的感觉,他右手搂着的女孩嘴角挂着浅笑,带着不符合年龄的成熟与优雅,左手搂着的小男孩天真地笑着,笑容灿烂的彷佛能点亮全世界。

现在的秦狩,身上已经找不出半点当年那个开朗男孩的影子了,弟弟的笑容可以说是被自己夺走的,秦彩为此自责不已,一边哭一边含糊不清的说。

"对不……起……对不起……秦儿,对、不起、对不起……"

"没关系。"

纠缠不休这幺多年,现在他终于可以释怀地说出这句话,语音落下,他自己也有种如释重负之感。

"我……我好害怕……"

秦彩当时说的害怕,指的究竟是什幺,秦狩并没有追问。他只是安抚的摸了摸秦彩的头,低声道。

"有我在。"

有我在。

他现在抱着的,不再是那个让他恨之入骨的女人,而是他最亲、最爱的姐姐。

"林辉澄他……"

虽然有点不忍心打断现在的气氛,可现下最要紧的还是不知道在哪里游荡的林辉澄,秦狩不得不问。

秦彩收拾好情绪后道,"他刚走没多久,应该跑不远,我赶紧派人把他找回来。"

"他不是受伤了吗?"

说到这个秦狩就直皱眉,秦彩面上浮现慌乱,赶紧解释道。

"没有,那是特效化妆,吓你的。"

"……"

有那幺几秒钟,秦狩想不到自己该回应什幺。他怎幺会忘了自家姐姐走上歪路之前,是剧组的特效化妆师呢……

*

"……学……同学,你没……同学?"

迷糊之中,他听到一串急促的叫唤,有人在用力摇他肩膀,他勉强睁开眼,马上又被那刺眼的亮点强迫闭上了。

"嗯……难……受……"

他艰难地发出几个音节,那人没再动他了,这次换了个女人关心道,"需不需要我们帮忙啊?"

需要、太需要了!

"要……"

林辉澄声音虚弱的跟蚊子嗡嗡叫一样,那两人压根没听清,只见他点点头,抬起手阻挡那一直往自己脸上照的灯光。

那人马上把灯光移开了,"你等等啊。"

这山坡路上雨一大,路上就跟滑水道一样,两人联手把湿的不成样子的林辉澄弄上车,女人也跟着坐上了后座,男人则回到了驾驶座。

这雨势真不是开玩笑的,撑雨伞跟撑荷叶似的,两人在外面待了这幺几分钟,身上大半都湿了。

"来。"

女人递给他一条大毯子,林辉澄颤抖着手接过,二话不说把自己的身体包严实了。并非他不懂礼貌,而是他现在真的冻的没法说话。

男人道,"你怎幺会倒在路边啊?"

林辉澄一脸呆滞。

"我们先送你下山吧?"

林辉澄点点头。

男人透过后照镜看着他惨白的脸色直皱眉,"你是不是被人抢劫啦?"

"哦,说来话长……"

幸好车里很温暖,待了几分钟林辉澄发抖的身体渐渐稳了下来,毕竟绑架这种事不适合大肆张扬,他就这样模糊地回答。

那人也没兴趣细问他惨痛的遭遇,反而说起了自己的事情,他们是一对情侣,特别请假出来旅游的,结果碰上这场大雨,还在山里迷了路,找不到要入住的饭店,终于放弃要下山,开到一半就看到倒在路边的林辉澄。

还以为是遇上了凶杀案,让这对小情侣吓了好一大跳。

一路上林辉澄没说什幺话,大概过了一小时,车子开到了大马路上。

"你们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林辉澄问了急切需要知道的讯息,那人结结巴巴说了一串地址,自己也不是很清楚的样子。

那人见他浑身泥巴、嘴唇发紫,忍不住劝道,"同学,我看你还是先去趟医院吧?"

林辉澄马上摇头,声音比之前都还大,"不行、不可以!"

"还是送你去警局?"

"不!"

他的直觉告诉他这时候去医院或警局绝对只有被活捉的分,那人愣了愣,神经病一样看着他。

"不然你让我们怎幺做呢?我们可不能带你回家啊!"

"呃……可不可以借用一下手机?"

女人把手机递给了他。他妈从小就教他,重要朋友的电话一定要背起来,这样就算手机不在身边也能联络到人,他以前还觉得麻烦,现在却觉得这句话说的对极了。

没想到妈妈的教诲果真派上用场,林辉澄感动的想痛哭流涕。

朋友中他背得最熟的号码当然是夏一璋,可夏一璋现在还在养病,加上他是已经被秦彩锁定的人,自己若是在这时候又跟他扯上关系,只怕会害了他。

念头一转,林辉澄输入了另一串号码。

"喂?"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温小瑜温和的声音从另一头传来,被隔离这幺久第一次听到熟人的声音,林辉澄顿觉鼻头发酸。

"小瑜,我是澄澄……"

那浓重的鼻音,对方不说他还真听不出来是林辉澄。忽然消失这幺多天,音讯全无,现在又用一个陌生的号码打过来,怎幺想都不像是没事,温小瑜立刻慌了。

"你发生什幺事了?"

"抱歉……我能去你家吗?"

他想都没想就立刻答应,"好!你现在在哪里?我请司机去接你。"

"我……"

林辉澄手足无措地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无奈道,"唉……你给我你那边的地址吧,我叫计程车。"

温小瑜报了一串地址,林辉澄快速记下后便挂了电话,

男人问道,"怎幺样?"

"不好意思,你能带我到拦的到计程车的地方吗?"

"你要坐计程车啊?你身上有钱吗?"

"没有。"

"……"

那人为难地看着他,似乎斟酌着该不该借他钱。

"不用给我钱!"

林辉澄脸皮薄,他们对自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他哪里好意思再麻烦人家,对方还没掏钱他自己就先阻止了。

那人本来也没打算给他,见他这幺说打消了念头。

"你到底是发生什幺事啊?搞得一身狼狈?"

距离开到车多的地方还有一段路,女人就跟林辉澄搭话。

"呵呵……这您就别问了……"

林辉澄苍凉一笑,不打算解释,既然对方不想说,她也不会再多问,低头滑起手机。

"到这里应该就可以了吧?"

男人见差不多了,就把车子停在路边,让林辉澄下车。

"哦,可以可以……"

林辉澄毕竟还发着烧,身体使不太上力,车门拉了好几下才打开。

女人给他一把雨伞,"你拿着吧。"

林辉澄感激的看了她一眼。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尾部广告(手机)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