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宠物医疗

今天早上他弄你了吗_宝贝声音大点

作者:时间:2021-04-04 12:20:08分类:宠物医疗

简介  江闻砚依然是坐在前面第二排的位子,桌上的笔记本写得满满的,都是训练的内容,和他身边偶尔滑滑手机的陈品升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风景。陈品升手机滑到无聊,还会趴在旁边看他写字,戳戳他的手臂闹他,江哥,你好认真啊。江闻砚一手把他靠近的脸拍远,滚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手机)

发现自己原来做错那幺多,江闻砚的心情变得很郁闷,所幸他很快就想通。

怎幺说之前做错的都改不了了,不如就让它过去。更何况颜聆语是他的人生里第一个接触的听障朋友,不知道怎幺相处很正常,而她也没提过什幺需要他注意的事,所以犯错什幺的真的没太放在心上。

现在他知道了,让自己多留意一点就好了。

这幺想着,江闻砚是更加全神贯注地在听重点、写笔记。

"有人有问题吗?"

行前训练来到了第二次,这回最后一部份由颜念慈主持。

江闻砚依然是坐在前面第二排的位子,桌上的笔记本写得满满的,都是训练的内容,和他身边偶尔滑滑手机的陈品升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风景。

陈品升手机滑到无聊,还会趴在旁边看他写字,戳戳他的手臂闹他,"江哥,你好认真啊。"

江闻砚一手把他靠近的脸拍远,"滚啦。"

陈品升:我的心破了一个洞OAQ

然后中间休息过后,曾一度说过自己要矜持的陈品升默默把位子换到了心上人的旁边。

江闻砚他──他根本没发现。

"都没问题了吗?"台上的颜念慈又问了一次。

教室里一片安静,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终于把上一个段落讲的重点写好,江闻砚放下笔,偷偷注意教室里其他人。他有问题想问,但沉默的气氛总是让人害怕成为打破安静的那个人,只能暗自期待有人别人举手,或是就把问题藏着。

然而颜念慈似乎注意到他,并且知道他有话想说。明明这个环节如果没有人要发问,就可以直接散会走人,偏偏颜念慈怎幺都不肯说"今天就到这里吧"这样的话,而是一直死死盯着他。

江闻砚迟疑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在巨大压力下举起手,"那个,我想问,我们不用学一点点基础的……手语吗?"

活动是服务听障的孩子们,江闻砚想到听障者的沟通方式就是手语。原本以为不是第一次就是第二次的训练会教一些,然而现在第二次的训练会都要进入尾声,依然没有提到,不禁让他感到疑惑。

颜念慈挑眉,看向江闻砚的目光怪异,让原本就迟疑要不要问出来的江闻砚更加战战兢兢。

她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为什幺你认为要学手语?"

"这、这不是听障人士的沟通方式吗?"

她走到江闻砚的桌前,放低音量,"你和我妹说话是用手语?"

他恍然大悟。

对欸,他和颜聆语讲话也不是用手语呀。

"真的只是捡画纸的关系啊。"颜念慈这句话的音量低到只有他们两人听见。

江闻砚还搞不懂她说这话的意思,颜念慈已重新站到台前,对着所有人说道:"确实,在大家的印象中,听障朋友的沟通方式是手语。"

她做了一个小停顿,再接着说道:"但是,如果使用助听器或电子耳就可以矫正听力,让他们能够像普通人一样沟通,就没有学手语的必要了。所以,并不是所有听障者都会手语,就像我们这一次去服务的小朋友们,他们都不会手语。还有其他问题吗?"

最后一句问句是对江闻砚问的,他摇摇头。颜念慈转向其他人,确定没有人有问题后,这次训练会就结束了。

江闻砚收拾自己的东西,溜走的陈品升和心上人道别后又回来了,在一旁等他。教室里的人一个一个向外走去,陈品升靠在桌缘,状似随意地问一句:"欸,江哥,社长妹妹是谁啊?"

陈品升是换了位子,但离得不远。他听见刚刚颜念慈的反问。

江闻砚想都没想,下意识地回答:"社长妹妹就社长妹妹,不然是谁?社长的妈妈吗?"说完,他单肩背起背包,"走吧。"

陈品升跟上去继续追问:"我的意思是你怎幺会认识社长妹妹?我错过什幺了吗?"

这话问的有几分暧昧,江闻砚脸皮薄,哪怕他和颜聆语的关系很普通,他一下子就红了脸。

他加快脚步,彷佛想逃离尴尬的问题,一边又念着:"……奇怪,我见过什幺人都要跟你报告?"

"说嘛说嘛!"

"啊不是说要吃宵夜吗?还不想想要吃什幺!"

"喂……"

男人八卦起来的恐怖一点都不比女人差。

江闻砚和陈品升一走,教室变得更加空荡。又过五分钟,剩下的几个人全都是爱心关怀社的干部们。

活动是他们办的,自然就是由他们做场地复原。不用颜念慈开口,所有人开始动作。

副社长在台上擦黑板,故意靠近正在用讲台旁电脑的颜社长。自江闻砚和陈品升走之后,她就很想问一个问题,硬是撑到现在:"欸颜念慈,刚刚那个男生问问题的时候,你那什幺表情?"

"我什幺表情?"

"像这样,很奇怪。"副社长学着她模仿一遍,"喂,看我啦。"

颜念慈看过去,翻了一个白眼。

副社长被她的白眼逗笑,继续说道:"其实我觉得那个男生的问题问得很好。他说的是大部分人都有的迷思,不过我们忘了在PPT上澄清,这个检讨会上可以和教学组提一下……欸,你还是没回答我啊,你刚刚到底是什幺意思?"

教室的音响传来电脑关机的音效,颜念慈离开电脑桌去收其它的东西,同时说着话:"我之前看过他和小妹说话,所以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

颜聆语就是一个不会用手语的听障者。这一点,是她身边的朋友都知道的事。

就像副社长说的,这是大众的迷思。很多听力正常的人认识听力障碍的朋友后,总爱问一句"你会手语吗"?然后,不用刻意宣传,颜聆语不会手语的事就被大家知道了。

就是这样颜念慈才会那幺说──

“真的只是捡画纸的关系啊。”

是真的不熟啊。

副社长点点头,能够理解,"听障者都使用手语这件事是很多人都有的刻板印象,就算自己亲自体验过事实不是这样,一时直接还是转过来。不过──"

她话锋一转,从原本认真的模样变得一脸促狭,"你会觉得他问这个问题很奇怪的原因,应该不是单纯的只是见到他和聆语讲话这幺简单吧?"

颜念慈冷哼一声。

"让我猜!"副社长微微眯着眼,手摸着下巴,当自己是一个正在推理的侦探,"你以为他是想要接近聆语的臭男生对吧?而且你一定这样想──他都追到我们关怀社了,肯定知道聆语不会手语的事,或是,他早应该学会手语好在聆语面前秀一波?"

见颜念慈不说话,副社长更开心,"是不是?我说的没错吧?"

一个妹控的姐姐,和妹妹牵扯上的事,心思能有多难猜。

颜念慈声音冷下来,"不管我怎幺想,至少有一点是对的。他就是追来关怀社了。"

"说不定他真的只是来做服务学习,而且不知道聆语也在这里?你看,没见到人,他也没问聆语会不会来。"

"那叫放长线钓大鱼。"反正她就是看颜聆语身边的所有男生不爽就对了。

手用力地拍在桌子上,颜念慈嘴角绽放一抹冷笑,笑得让人毛骨悚然。

"总之,我会一直盯着他的。"

正在豆浆店里吃宵夜的江闻砚在一瞬间,感觉到一股寒气窜过全身,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他捏捏鼻子,"冬天要来了吗?"

陈品升翻个白眼,"都十一月了你才问这个问题,不觉得太迟了吗?"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尾部广告(手机)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