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宠物知识

禽非得已磨铁 不甚了了肉 将军的通房丫头

作者:时间:2021-03-05 16:16:09分类:宠物知识

简介  禽非得已磨铁不甚了了肉,将军的通房丫头。禽非得已磨铁不甚了了肉溪水长流水蜜桃。酝酿几天,行李都打包好放在那里了,眼看明早就要出发,她终于有再不说就不用去的觉悟。嘉宁敲敲阿姨房间的门,看到阿姨穿着睡衣坐在床上,手里拿着相本。她余光瞄到几张照片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手机)

禽非得已磨铁不甚了了肉,将军的通房丫头。禽非得已磨铁不甚了了肉溪水长流水蜜桃。

酝酿几天,行李都打包好放在那里了,眼看明早就要出发,她终于有再不说就不用去的觉悟。

嘉宁敲敲阿姨房间的门,看到阿姨穿着睡衣坐在床上,手里拿着相本。她余光瞄到几张照片一角,似乎是年轻时候的阿姨。

这么早就开始回忆过去,行为真的有够像老人。阿姨除了工作以外,不能找些有趣的事情做吗?

"阿姨,我明天可能不行去吃饭了。"

"怎么了吗?"

"星期一有好几个小考,我跟同学约好要一起复习。"

不确定自己有没有看错,阿姨听到不能一起吃饭,表情竟然有点失望,但随即阖起了相本,又开始积极的说服她。

"你们有一整个周末可以读书呀,也太认真了吧?"

"没关系,考试比较重要。"

"不然这样,等吃完饭阿姨送你过去她家──"

"我现在很紧张,没有那个心情。"

她情急之下脱口而出,打断了阿姨的游说,却等到话说完了才发现口气太过粗鲁。阿姨凝视着她,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幸好几秒之后阿姨再度弯起嘴角,转身从床头柜上的钱包拿出了千元钞票递给她。

"那就加油吧,你们念书之前,有空的话可以吃好一点,剩下的你留着当零用钱。"

她僵硬的接过了钞票,一张薄薄的纸宛如千斤重,承载着说谎跟爽约的双重罪恶感,却还是得硬着头皮说下去。

"我们怕念不完,明天晚上可能会睡在同学家。"

"嗯,知道了。"阿姨颔首。

她迫不及待想要走出去,逃离这个犯罪现场,后方却传来她的名字。

"嘉宁!"

她不得已的停下脚步,回头望向仍坐在床上的阿姨。

"先跟你说一声,"阿姨对她露出微笑,却藏不住眼神和语气中的感伤,"生日快乐。"

阿姨对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想到了什么,嘉宁隐隐约约好像知道。大概阿姨是想到了她的姐姐,那个给予自己生命的女人。

因为每年生日的时候,嘉宁也都会想到她。

但那个原本应该照顾她的妈妈已经不在了,现在要跟她一起过生日的,是她最好的朋友小鱼,还有小鱼的妈妈Doris。

---

小鱼的爸爸把最后一袋有粉红色Logo的鲜艳行李袋放进后车厢,里面已经塞了不少的东西,幸好小鱼家的车子似乎比普通的车型来的更大,还有足够的空间可以再放,就像是个魔术表演一样。

嘉宁搞不懂两天一夜的旅行,Doris跟小鱼怎么能够带这么多衣服,她只有背一个后背包而已。

鱼爸转头看了她们三个女生,故作慎重的问道:"请问还有什么可以为三位女士服务的吗?"

"有,"Doris戴着墨镜,倚在车旁,像是新闻里出现的车展模特儿,对着他灿笑,"开车!"

"遵命!为女士们服务是我的荣幸!"

鱼爸做了个夸张的立正敬礼手势,小鱼被他逗到噗哧一声,嘉宁也忍不住在旁边偷笑。

明明留宿在Doris家的次数极为频繁,她很少跟鱼爸处在同一个空间里,每次见到他总是行色匆匆的回来,又神出鬼没的离开。他大多时候是西装鼻挺,发型一丝不苟,衬托出挺拔身材和成熟的大人气势,今天他难得穿了简单的白色POLO衫跟卡其色休闲裤,笑容亲切,幽默风趣,解除了她对相处尴尬的忧虑。

"这位小公主呢?"鱼爸的眼神扫向了她,"你的后背包要不要放进来?"

"没关系,我背着就好。"对于被特别注意到,她感觉有点害羞。

"那就出发啰!"

鱼爸对着她微笑,关上了后车厢,坐到驾驶座上,车子缓缓驶离小鱼的家,向宜兰开去。鱼爸放了类似乡村音乐的英文老歌,不时跟着哼哼唱唱,坐在后座的小鱼逐渐加入了他,父女俩合音跟对唱都默契十足,唱到尽兴处,还会搭配激动的手势,好似超级巨星正在万众瞩目的舞台上表演。

Doris没有加入合唱,靠着窗的身体显得放松慵懒,但嘉宁感觉到那张藏在墨镜后的表情是愉快的,弧度优美的嘴角总是噙着一抹笑意。

就在这个时刻,嘉宁确定自己的选择是对的。

跟Doris她们在一起出来玩,一起庆祝生日才是她想要的。她在她们身边就是很快乐。

她幻想着路没有尽头,音乐也永远不要停,要是车子可以一直一直这样开下去就好了。

---

鱼爸的车子驶过闹区的市中心,隧道和公路,车窗外开始出现一望无际的绿色田野,还有不再被高耸建筑物遮蔽的湛蓝天空。

从台北到宜兰,不是多远的距离,但这是嘉宁有记忆以来,第一次到外县市旅行。过去因为阿嬷生病的关系,她连国小跟国中毕业旅行都没有去。

宜兰拥有迥异于繁华台北的自然风貌,舒适宜居的氛围又和她长大的乡村不大相同,沿途山明水秀,房屋如棋,嘉宁原本晦涩的心情也跟着转为海阔天空。

当车子终于停在僻静的近郊一栋别墅前,小鱼迫不及待开了车门,嘉宁跟着她的脚步下了车。

小鱼家的别墅位在田中央,除了邻近的几栋别墅,尽是闪着波光一望无际的水田,还有正在觅食的白鹭鸶。

别墅和台北的家不同,建筑主体是可爱童趣的风格,有漆成白色的木头围篱跟鸟巢造型的信箱迎接访客的到来,围墙里面就如同小鱼说的,有个水质清澈的游泳池,庭院还停了几台脚踏车。嘉宁看傻了眼,如果小鱼在台北的家是属于贵族的华丽城堡,这间别墅就是孩子梦寐以求的度假天堂,可以选择放空、发呆,或冒险的生活。

小鱼拍拍她,"快来看你的房间,先到先选!"

两人笑着一路跑了进去。

---

嘉宁披着大毛巾,站在游泳池旁,对于是否要下水感到迟疑。

小鱼事先跟她说别墅里有游泳池,可以玩水,但她的泳衣破了,也不好意思跟阿姨说要买,所以她穿了学校易干材质的的运动裤,和阿嬷买给她的排汗衣。看到小鱼穿着宛若小洋装的好看连身泳衣,她突然很想一直裹着毛巾,永远不要露出里面的衣服。

"嘉宁,不下水吗?"Doris问她。

Doris穿着比基尼和外罩的洋装,戴着大草帽跟墨镜,正慵懒的躺在长椅上晒太阳,露出一双白皙美丽的长腿,成熟妩媚的身段让人为之羡慕。她突然知道为什么她们母女需要带这么多行李,彷佛每个场合都有专属的一套衣服,而且总是完美彰显出身材优点,不知道自己的干瘪身材长大以后有没有机会变成这样?

"我还好,没有特别想玩水。"她撒了谎。

水花四溅,小鱼"砰"地一声跳进了泳池后,开始朝站在池旁的她泼水。

"你干嘛?"她吓了一跳。

"你才干嘛,快下来玩呀!"

"我待在这就好。"

"是喔,那我泼你就好。"

小鱼咯咯笑了起来,开始一波又一波的攻击。

单方面被喷湿的她终于不甘示弱,也跳了进去,两人开始进行激烈的攻防战,直到精疲力尽才暂时休兵,她玩到疯,也慢慢不在意自己身上不适宜的服装了。

Doris说晚上要烤肉庆祝她的生日,而且材料刚刚都采买好了,她决定到时候再穿漂亮一点就好,行前她翻箱倒柜,找到一件点点洋装,那是两年前生日时阿嬷买给她的。

话说买完烤肉食材以后,鱼爸进屋去就一直没有看到他。她猜想当司机开车应该很累,需要休息一下。

说曹操曹操就到,鱼爸就从屋里出来了。

他拿着手机,坐到了躺在长椅上的Doris旁边,似乎想跟她说话。Doris则一动也不动,如果不是她开口对鱼爸说话,嘉宁还以为她睡着了。

"在忙些什么?"她依旧闭着眼,语气很淡。

"没什么。"鱼爸露出了讨好的笑容,"我帮你按摩。"

"嗯。"

鱼爸一边碰触Doris的身体,一边露出思考的表情,几分钟后他小心翼翼地询问Doris:"宝贝,我在想,要不要下次我们再住过夜?今天先回去台北?"

"你在开玩笑吗?"

Doris的音调还是很冷静,却冷到骨子里,透露出某种暴风雨前的宁静,这是嘉宁第一次听到Doris用这种方式说话。原本在划水的小鱼也停下了动作,注视着她的爸妈。

"我只是提议。"

"这是什么烂提议?我们为什么要开那么远的车,然后在这边待不到几个小时就回去?"Doris的声音正式变得尖锐。

鱼爸的手机选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他几乎是反射性要接听,却在看了Doris一眼后强自压抑,彷佛陷入天人交战。手机音乐持续响着,像是在昭告来电者的坚持,他最终还是按耐不住接了,边说边往屋内走。Doris从躺椅上站了起来,跟着进屋去,几分钟后,里面传出激烈的争执声。

"宝贝,我临时有事,真的必须回去一趟。"

"我们说好了,这个时间是你答应我的。我等多久了?"

"我知道我知道,只是……你明明了解我有我的困难,我们可以下个月再来,房子又不会跑掉。"

"我不要!我就是要今天!你要走你自己走,我要在这边过夜!"

"Doris,你讲点道理好不好?"

"你可以疏忽我,但你有想过小鱼的感受吗?我们母女为什么要过这种生活,一忍再忍?"

"我有骗你吗?我有强迫你吗?你如果不想要,随时可以走啊!"

接下来的对话有些模糊,嘉宁感觉自己似乎是在不对的时间出现的不对的人,不知该如何面对小鱼,小鱼则深吸一口气,深深沉到了泳池里头,要换气时才浮出水面。

不知道过了多久,鱼爸拿着行李从屋内出来了,小鱼从水里冒了出来。他看到嘉宁和小鱼,露出尴尬的笑容。

"小鱼,爸爸有事,要先走了。"

小鱼没有应声,她面无表情扭过头,朝另一个方向游去。鱼爸提着行李出去了,有一台计程车已经等在门口。

几分钟后Doris走了出来,好像若无其事一样,再度躺上她原本的躺椅。只是这一次,她从天亮躺到天黑。

---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尾部广告(手机)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