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宠物知识

说说和女朋友最爽的一次_学长跳D放在里面上课

作者:时间:2021-03-09 16:30:30分类:宠物知识

简介  说说和女朋友最爽的一次,学长跳D放在里面上课。为什么抽的越快就会叫说说和女朋友最爽的一次。在路边小店买了套烧饼夹油条,装进纸袋里,外头再包上塑胶袋,揣在背包里,小方跨上野狼一二五,绝尘而去。野狼一二五驮着小方,在上班车潮里钻进钻出,走兴隆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手机)

说说和女朋友最爽的一次,学长跳D放在里面上课。为什么抽的越快就会叫说说和女朋友最爽的一次。

在路边小店买了套烧饼夹油条,装进纸袋里,外头再包上塑胶袋,揣在背包里,小方跨上野狼一二五,绝尘而去。野狼一二五驮着小方,在上班车潮里钻进钻出,走兴隆路、罗斯福路,赛车一般,费时十二分钟,就到了财政部。停好车,进了记者室,瞧瞧墙上大挂钟,八点五十分,小方这才发现,自己还不算早,大家日报记者小谢早就到了。古怪,这小子住天母,怎么会这样早就到?

小谢见小方眼神诧异,就自己招了﹕"小方,台北市北区很多人都知道,强人如果去总统府上班,一定是早上八点钟出门,八点半到总统府。这当中,整条中山北路、半条中山南路都交通管制,一路绿灯到底。当然啦,强人现在身体不好,未必每天都去总统府上班。我今天上午八点五分,就骑摩托车,等在圆山那儿,碰碰运气。"

"没想到,今天老天爷照应我,果然,八点十分左右,强人车队就从北安路经过圆山,转进中山北路。我就跟在车队后头,保持几十公尺距离,跟在后头,车队走快车道,我摩托车走慢车道,不过,这根本没差,反正都是绿灯一路到底。

不只我这样,一堆骑摩托车上班族,全都这样,跟着强人总统车队屁股后头,一路往前冲。从圆山中山桥到忠孝东西路口复兴桥,再到中山南路、介寿路口,整条中山北路、半条中山南路,一路上所有路口,全是绿灯。我在总统车队屁股后头,跟着车队一起冲,不到十分钟,就从圆山冲到财政部。所以,早早就到了财政部。"

两人说笑一阵,小方坐下,掏出烧饼夹油条,一边啃,一边浏览着各家早报新闻。怪怪,国泰信托形势大坏,报纸上全是触目惊心坏消息。

十信事件爆发后,国泰信托受牵连,存款共流失一百五十亿元以上,资金周转困难,情势日益危急。国泰信托被客户挤兑提领一百五十多亿元,加上陆续有一百八十二亿元由该公司保证商业本票到期,支付能力面临严厉考验。一百八十多亿元商业本票当中,部分到期者,有些金融机构已要求该公司买回。国泰信托相关的一些租赁公司,向外商银行借的近四十亿短期资金,也遭到外商银行逼债,声称如不偿还,将采取法律行动。

国信老板蔡辰男说,他没想到,财政部动作如此之快,迅雷不及掩耳,出乎他意料之外,就突然宣布了银行团进驻代管新闻。他说,他都还没来得及,把这事情告诉国信各部门主管,财政部就发了新闻。因而,昨天晚上,他彻夜召集尚不知情高干,说明此一新情势。

他说,就他所知,政府已经给他一些承诺,今天,政府财金部门将开会支持他。他说,主动要求政府暂时进驻代管,借此恢复存款大众对国泰信托信心。他说,辅导期间,除由政府指派总经理外,董事长、董事会、国信原来各阶层干部职员,都维持不变。

小方看新闻,看到这儿,心想﹕"不对啊,怎么蔡辰男说法,与昨天财政部新闻稿不一样?"于是,小方赶紧从背包里,掏摸出昨天财政部临时记者会,所发布新闻稿。那新闻稿讲得很明白,财政部受蔡辰男请托,派银行团进驻,而且,要全面改组,彻底清理国信资产负债。

看看报上蔡辰男说法,看看昨天财政部新闻稿,小方恍然大悟﹕"哎呀,蔡辰男还在作他的春秋大梦咧!他还以为,财政部会采用亚信模式。殊不知,财政部这次用的是扫地出门策略。看来,蔡辰男要抽筋扒皮,刮骨割肉,偿还欠债了。"

距今两年前,民国七十二年,亚洲信托爆发挤兑危机,财政部下令国际商业银行进驻代管。当时,商银派副总经理周本颐,进入亚洲信托,出任总经理,顶住危局。然而,财政部只治标而未治本,派了周本颐当亚信总经理,取得经营权,却仍旧由郑周敏女儿郑绵绵当董事长,所有权还是归郑家。

后来,周本颐辛辛苦苦扭转干坤,稳住亚信阵脚,郑家就要商银滚蛋,重新拿回经营权。当时,财金当局软弱无能,竟然让郑家予取予求,撤回商银进驻代管团队,把亚信还给郑家。为此,周本颐吃苦受罪,蒙受天大委屈,金融圈内人尽皆知。那一仗,财政部外加商银,全成了软柿子,让郑家骑在脖子上,予取予求,干苦活做白工,弄到最后,一脑袋稀泥,满脸豆花,被郑家扫地出门。这哑巴亏,可吃大了,外头一片骂声,都说财金当局肉头,上了郑周敏大当,赔了夫人又折兵。

这次国信出事,蔡辰男跑到财政部搬救兵,由三家国营银行,组成银行团进驻代管。蔡辰男那心思,就是打算师法两年前亚洲信托故技,让银行团进去收拾烂摊子,等局面转危为安之后,他再拿回国信经营权。

这一回,财政部显然吃亏学乖,下了辣手,用狠招数对付蔡辰男。小方心想,最迟今天下午,蔡辰男就会明白事实真相,凉水浇头,怀里抱冰,晓得国泰信托已经彻底掰掰,寡妇死孩子,没指望重新拿回来了。

翻报纸,翻到这儿,小方嚼烧饼夹油条,嚼得嘴里发酸,干得要命,又弄得记者室茶几上满桌子碎屑。于是,赶紧站起来,把碎屑清扫干净,然后,推门,到记者室隔壁公关办公室,向公关梁专员讨杯凉水喝。边喝水,小方边问梁专员﹕"报纸上,蔡辰男说,财政部今天要开会,讨论支持国泰信托。这会,几时开啊?"

公关专员,隶属秘书室,归主任秘书管,常驻一楼记者室隔壁小办公室,负责记者室大小事务。这类公关,介于自家老板与记者之间,两边都要应付,得有本事精确捏拿个中关节、分寸。梁专员贼精得很,只要问得上路,他不会装聋作哑,总会给点答案。不过,他也就是给一点讯息,也不会透露太多。

听小方这样问,梁专员想想,技巧答道﹕"我刚才听说,总务司向东一排骨订了四十个便当,鸡腿、排骨各半。"

小方听了,瞪眼张口道﹕"四十个便当?财政部哪有这样大会议室,装四十个人?哪,五楼部长室、次长室那一层楼,有个会议室,顶多装二十个人,就挤爆了。一楼这儿,记者室对面,会议室比较大,要是开记者会,硬塞硬挤,四十个人没问题。但是,要人人有位子,坐下来开会,还是不够哇!"

梁专员低声回道﹕"八楼,八楼大礼堂,都清理干净了,摆上会议桌椅。"

小方闻言笑笑,觉得够了,不必再问,不想让梁专员为难。转个身,小方又回记者室,就着凉水,继续吃烧饼夹油条,接着再翻报纸。有专访稿,请银行界专业人士,分析国泰信托问题。

这篇专访稿指出,国泰信托之所以出事,除了客观因素,受十信事件影响外,另外还有主观因素,显示国泰信托本来就存有经营偏差:一、办理发行商业本票保证业务太过浮滥。二、投资股票过钜。三、资金流入关系企业。四、逾期放款过钜。

如此一来,国信资金运用缺乏安定性与可靠性,譬如,股票投资太多,即是明显例子。国信投资股票最多时,一度曾有一百三十亿元以上,直到最近还有一百零三亿元,其中大部分股票成本均较目前市价为高,帐面上出现严重亏损,估计其亏损额度不低于七、八亿元。

商业本票保证部分,办理太过浮滥,另有部分为关系企业保证,多未缴足担保品,致使一些到期商业本票,有些金融机构坚持不同意展期,使得该公司面临极大压力,几乎动弹不得,无法应付。十信出事后,国信受波及,已将该公司在中央银行的六十七亿元准备金全部动支,并由交通银行等六家行库支援四十三亿元,但这些资金已全部用尽。目前,国泰信托能变现的资金,仅剩下四十多亿元。

吃完烧饼夹油条,喝干了一大杯凉水,翻完了报纸,小方站起身来,伸伸腿脚,这才发现,记者室里来了不少同业,也都在翻报纸。小方心想,刚才从公关室梁专员那儿听来讯息,不妨透露给同业,也算做个人情,增进情谊。于是,小方轻轻拍手,对记者室内同业道﹕"我刚才听说,今天上午要开重要会议,讨论支持国泰信托。总务司已经订了四十个便当,显示会议规模极大。所以,会议室装不大,临时改到八楼大礼堂去开会。"

之后,就见财政部前庭陆续驶进黑头座车,小方赶紧拉着同业,一起到大门口穿堂那儿,观察哪些人来开会。没多久,财政部前庭就停满了车,后来的黑头车,在门口放下主子,就掉头而去,另外找地方去停放。小方与同业在财政部一楼穿堂,站了大半小时,看尽与会要员,简单点说,所有公营金融机构,包括国营行局、省属行库,以及票券公司,总经理全到了。若加上财政部、中央银行官方大员,这会可谓开得大头大脑,与会者绝对超过三十人。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尾部广告(手机)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