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宠物知识

学长捅了我一节课 把腿扒开给主人玩

作者:时间:2021-03-10 12:30:25分类:宠物知识

简介  学长捅了我一节课,把腿扒开给主人玩。为什么抽的越快就会叫说说和女朋友最爽的一次。翁祖焯答道﹕"今天找你来,就是想知道,你老板蔡辰洲从合库那儿,搬走的那三十亿元,后来到底流到哪里去?我们想知道这三十亿元下落。"林宗源闻言,这才松了一口气。这问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手机)

学长捅了我一节课,把腿扒开给主人玩。为什么抽的越快就会叫说说和女朋友最爽的一次。

翁祖焯答道﹕"今天找你来,就是想知道,你老板蔡辰洲从合库那儿,搬走的那三十亿元,后来到底流到哪里去?我们想知道这三十亿元下落。"

林宗源闻言,这才松了一口气。这问题,检察官陈聪明早就问过他,他也早就有一套标准答案。此时,他定了定神,缓缓答道﹕"这个问题,检察官早就问过我,也也交代过了。这里面的细节,你们只要去看检察官侦讯笔录,就可以明白。我能说的,都已经说了。"

吴信谨挺挺身子,往桌边靠靠,定眼凝视林宗源道﹕"你说的那一套,我们都知道。比方说,你已经交代,这三十亿元当中,绝大部份系由你、余壮勇、江启宏等三人以国塑、理想等公司支票先行抵用,等当天下午轧票时间,再以资金不足为由,紧急向合库融通,进而套取钜额款项。"

"你也向检察官供称,十信内部以转帐方式,将这笔钱间接流到国塑各关系企业。你老板蔡辰洲也始终表示,这三十亿元是用来偿还积欠民间存款者本金与利息。至于转帐方式,是国塑派人负责转帐,有时忙不过来,则由十信人员帮忙处理。你呢,身为国塑副总经理,负责资金调度,每次国塑需用资金,你就向蔡辰洲报告后,他就要你与十信放款部余壮勇联络,商量转帐弄钱。"

"这些,我们都知道。我们也掌握了所谓偿还民间存款人姓名,晓得向哪些人,支付了多少本金,多少利息。但是,我们发现,事情没这样简单,还有一块黑幕,我们没有拉开,有一批真正要紧的大官,在十信事发之前,从蔡辰洲那儿拿了钱。我们就是想知道,到底是哪些大官,在蔡老板那儿存了钱,并且在十信出事之前,早早得知讯息,把钱都领走了?"

林宗源脑袋上有点冒汗,晓得今天遇上对头了。整个十信事件,最敏感、最关键、最要命的,就是蔡辰洲与党政军大员资金往来关系。

十信事件,有两份完全不同名单。一份是冒贷人头名单,整个国泰塑胶集团庞大关系企业群,有上千员工,成了蔡辰洲人头,用来掏空十信资产。这名单,早就曝光,人头群也已成立自救会,沸沸扬扬,到处闹事,要争公道。

另一份名单,就是国塑吸收民间资金的存款人名单。这一部份,也不是秘密,事发之后,几千民间存款人领不到本息,存款泡汤,也是到处闹事,还屡次去来来饭店砸场吃白食。然而,这份名单并不完全,曝光部份几乎都是领不到钱的受害者。至于十信案发作前,洞烛机先,拔了头筹,手脚俐落,早把天文数字本金、利息领走那批存款人,则不在曝光名单上。

为了这个,调查局几次去宝通大楼国泰塑胶公司、国塑关系企业总管理处、国塑集团下属各关系企业,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动脚搜证据,地毯式翻查,翻出支付给国塑、理想工业、国际海运等关系企业民间借款对象支票号码。

调查局根据这批付款支票与号码,依照其存户轧入兑现行库,分别将支票正反面影印出来,并要求各有关行库提供有关客户的姓名、地址资料,然后再逐一约访客户,以了解其与国塑关系企业资金往来情形。这一大套资料,经过调查人员整理,按照日期先后,订成厚厚一大册,里头所列调查对象,将近一千人。

问题是,所查获的资料,几乎都是金额不大,领款人身分普通,丝毫不见与党政军大员有任何蛛丝马迹瓜葛。因而,调查工作走到最后,今天就把林宗源提出来,打算就之前侦查盲点,从林宗源嘴里,问出点内幕。

翁祖焯见林宗源眼神有点魂不守舍,晓得吴信谨刚才那套话,打中了要害,林宗源现在脑袋里满山跑马,转个不停,于是,又跟进补了几句﹕"刚才吴科长所说的这份名单,其实并不完整。蔡辰洲开出的支票中,有一部份不画线、无抬头,领款人可直接提走现款,或以其他方式处理,而没有留下姓名线索,现在已经无从追查。所以,今天请你来,就是帮我们补足这不足的部份。"

"我们很确定,这些人必定都是国塑的“特殊关系户”。因为,许多国塑员工也是存款户,可是,十信出事前,他们都不知道马上会出事,来不及领走自己存款。由此可见,能提前领款者,必然是消息灵通。他们为何消息灵通?是谁通知他们,要他们赶紧把钱提走?"

"我们也知道,其实还是有一些十信与国塑员工,事前发现情况不对劲,希望能赶紧领钱,但却并未如愿,只换了支票而已。可见,就算事前发现情况不对劲,想提前取款,也不是每个存款户都能拿到钱。到底,是哪些人能享受这种特殊待遇,早早把钱领走?这问题,我们今天要弄清楚。"

翁祖焯说完,林宗源低声喃喃而言,好像自言自语,又好像说给其他人听﹕"就算知道,也没证据,都不是本人,都是家人,用了化名,很难追查。"

几句话一说,这房间内诸调查员彼此互望,晓得今天有搞头,这家伙已经把黑幕掀起一角。

吴信谨两手一拍,把身前桌上一本稿纸本,外加一枝原子笔,往林宗源身前一推说道﹕"你慢慢想,慢慢写。把你所知道的内幕,全写下来。哪,你仔细看看,这不是调查局正式的侦讯笔录本,这只是普通的稿纸,一整页共六百字,这儿是一整本。你所写内容,我们就是存参,也就是保存下来,当参考资料,不会交给检察官,也不会当成法庭证据。"

翁祖焯补充道﹕"尽量写,想到多少,就写多少,写得片段、零星、松散,都没关系,就是把所知道的资料讯息写下来。对了,不只写这些大额提款人背后党政军关系,最好,还写你知道的蔡辰洲交际内幕,他与大官们往来内情。"

随即,吴信谨指定一名调查员,留在侦讯室内,监控林宗源写报告,其他调查员全都起身,离开这侦讯室。林宗源,则是抓耳挠腮,苦思冥想,一字一句,写下十信秘辛,揭露蔡辰洲与党政军大员资金往来内幕。这内幕,强人曾在七海官邸,当面指示调查局长翁文维,务必调查清楚,私下呈递。

到了外面,吴信谨对翁祖焯道﹕"待会儿我们一起进去,他所写那份自白,我们其实也不方便知晓。这样好了,我们就拿个公文封,要他自己把写好资料,装进公文封,黏死之后,把这公文封送到局里去,亲自交给局长。"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尾部广告(手机)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