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宠物知识

被老师按在教室作爱 边吃饭边塞樱桃

作者:时间:2021-04-02 11:30:44分类:宠物知识

简介  被老师按在教室作爱,边吃饭边塞樱桃。为什么抽的越快就会叫说说和女朋友最爽的一次。坐在车上,我戴着佛珠回头望向刘氏古厝,看见了半敞的门缝中灯光闪烁,有个影子目送着我们离开,直到车子转弯下山,那黑影仍然在窗前徘徊,仿徨无助的留在原地。王伟诚绝望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手机)

被老师按在教室作爱,边吃饭边塞樱桃。为什么抽的越快就会叫说说和女朋友最爽的一次。

坐在车上,我戴着佛珠回头望向刘氏古厝,看见了半敞的门缝中灯光闪烁,有个影子目送着我们离开,直到车子转弯下山,那黑影仍然在窗前徘徊,仿徨无助的留在原地。

王伟诚绝望的眼神,我始终忘不了。

挂在胸口的佛珠紧贴着我的心脏,白狼说如果我再拿下来,他会拿快干把佛珠贴在我的背后,并且加送黑仔一个拳头,让黑仔去动物园报名啃竹叶大赛。

驶出山区,滂沱大雨乍然停了,我拉起系着佛珠的红线,无聊地盯着佛珠。

"这位惊世骇俗又吓死人不偿命的天才演员,我现在全身腰酸背痛贴满药膏,骨头都快四分五裂了,一只眼睛差点挂急诊,如果你明天还想见到我这个全太阳系最帅最苦命的经纪人,麻烦别玩它了,乖乖戴回去……"轻推新买的墨镜,黑仔小心开着车,从后视镜可怜兮兮的瞧我一眼。

偷瞄着他逗趣的表情,我没良心的扬起唇角,回眸看着车窗外如流星划过的雨滴,想着古厝的桂花香,想着桧木门上的半脸财神,想着王伟诚在山上的笑脸……

直到黑仔摇醒我,我才发现自己睡着了。

车子停在一栋天蓝色的公寓大楼前,严重掉漆的墙面上有怵目惊心的黑,几扇铁窗脱落半悬在空中,墙面上爬满了油绿的黄金葛,叶茎像细蛇般交错穿插,最后没入公寓内。

王宅,王义飞自缢处。

王义飞上吊身亡后,这栋公寓曾经发生过严重火灾,烈火烧死数名住户,幸存之人连夜搬离,异口同声都说有鬼。

火灾发生时,他们都听到了王义飞的笑声,愉快地穿梭在火场之中,直到火势熄灭,活人烧到焦黑见骨,丧钟似的低沉笑声仍然断断续续响起,像是有人说着悄悄话。

"真难得,有人先到了。"黑仔弹指,引起对方的注意。

"奇怪,昨天明明还是好的,怎么今天门就打不开了?"夏娜娜推着公寓铁门,愁眉苦脸的对着我们说。

黑仔走近摸着铁门,双瞳微眯,"夏小姐,这样是打不开的喔!"

"那,怎样才能打得开?"夏娜娜无奈摊手,掌心因为出力而泛红。

黑仔笑嘻嘻地从公事包拿出一张符咒,浮贴在门把上,然后专心轻念咒语。

"石书毅,你要不要换一个经纪人?"夏娜娜走到我的身旁,细声问道。

"谢谢,目前不用。"我闻言,差点笑出来。

"你确定?"她又瞥了一眼黑仔,挑眉再问。

"嗯。"我忍不住笑了。

"夏小姐,门开了。"黑仔轻推铁门,门锁果然解开了。

"疑?真的开了?谢谢你――啊!"

夏娜娜边道谢边推开铁门,随后看见门内情景,吓得全身发抖尖叫,手上的资料夹掉了满地。

一只黑色幼猫开肠破肚,血水顺着楼梯滴了下来,正阴冷瞪着我们。

它刚死不久。

***

王义飞特别准备的礼物,我收到了。

为黑猫超度收尸后,剧组人员到齐,夏娜娜穿梭在工作人员之中,神情看起来跟往常一样,没有流露出中午的慌张。

我在等戏的空档,手中转着佛珠,默念往生咒替黑猫祈福,愿它来世安康顺利,不再遭遇横祸血灾。

"你这幅画去哪里弄来的?构图有够糟糕,摆在房间里能看吗?重新再找一幅!"

"这门把为什么是金黄色?你当我们在拍古装戏啊?"

"他的发型太现代了!把油抹多一点,妆化淡一点!"

"王义飞家里的沙发要黑色的!他是当官的,个性是一板一眼,怎么会挑白色的沙发?"

叶导演开拍之前照例先挑剔数落,无论谁对谁错开口就是骂人,语气依旧暴躁,但是跟前一个助理比起来,他对夏娜娜的态度明显转好,声调软了几分。

第五十六场,王伟诚逃家,王义飞用尽各种人脉寻找失踪的儿子,一度怀疑是许安国为了控制他而绑架了儿子,犹豫是否前往许宅找人。

饰演王义飞的高大哥长得正气凛然,国字脸不怒而威,是演艺圈的资深演员,擅长演出将军或警察等正义角色,清廉的形象深植观众的心中,近年来因为生病而减少接戏,慢慢的被影迷所淡忘了。

"高大哥,下一场换你了喔!"夏娜娜捧着资料夹尽责的提醒,语气恭敬。

"夏小妹,你觉得要不要补?"双手捧牌,高大哥敛眉轻问。

夏娜娜状似无意的走到黑仔身后,点头浅笑。

高大哥收到暗号,补了张牌。

"十点半!通杀!"他拿起放在旁边的烟,在烟灰缸轻点两下烟烬,然后高兴的抽了一口,夹脚拖啪啦啪啦的踩着地板,极为熟练的吞云吐雾。

我看着他身上穿的衣服,斗大的拒烟标志在胸口处,那是他代言拒烟大使所发的服装。

"你们还太嫩!多多磨练再来跟我打!"收了钱,高大哥捻熄香烟,又啪啦啪啦的走进书房,夏娜娜朝我们点了下头,跟在高大哥身后。

黑仔连输了三回,七回只赢两回,给足了高大哥面子。

"小石,等一下没钱加油怎么办?"他苦着脸对我道,双肩垂了下来。

"你推车,我坐公车。"我从窗户望向屋外,面无表情的说。

拍了半天戏,太阳就要下山了。

公寓外的巷弄只停了工作人员的车子,天色愈暗,人烟稀少的路上更是不见人影,连猫狗都没见到几只。

鬼气太重,生灵会自动回避。

"外面有世界奇观吗?你看到什么看得这么入神?"黑仔慢条斯理的收拾扑克牌,藏在眼镜下的眸光瞬也不瞬的盯着我。

如果他不是戴着唐老鸭的帽子,他会显得更有权威。

人往往轻易的相信外表,而忽略真实的内在,黑仔深谙此道,不当演员真是太可惜了。

"天色快暗了。"我起身,踩着楼梯往上走。

墙面上有大大小小的裂缝,茂盛的黄金葛从缝中窜出,根部长满了灰黑的霉,叶面却翠绿宛如新生。

"知道快天黑了,你还敢乱跑?不怕我心脏病发作吗?"黑仔亦步亦趋的跟在我身后,脚步轻盈。

我走上顶楼,看见松脱的铁门烧得焦黑扭曲,埋没在满地的黄金葛中,既像墓碑又像棺材,醒目的躺在绿叶中。

因为这道封死的门,陪葬了数条性命。

"小石,等一下你拍书房的戏,记得千万不要靠近阳台,除非导演要你走位,否则你连碰也不要碰,知道吗?"沐浴在夕阳中,黑仔蹲在铁门上,摘了片黄金葛把玩着。

我回视黑仔,看着他拿出毛笔和墨水,在符纸上画着符。

飞快的笔迹,是镇鬼符。

黑仔画完,将符贴在铁门上。

"一只王就已经够麻烦了,无名小卒就别来凑热闹了呗!"澄红的余晖中,黑仔笑得像恶作剧成功的小孩,用剩余的墨水涂黑了叶片。

黑仔下的结界,还没有失败过。

我俯瞰几百公尺外的黄昏市场,来往的车辆塞住了两端的出入口,拥挤的人潮络绎不绝。

"黑仔,你困得住王义飞吗"凝望着黄昏市场,我问。

"要看情况,拼一拼或许可以……怎么了?"黑仔站起身,走在我的身旁。

"你看。"我指着黄昏市场的方向。

一张似曾相似的笑脸得意的对着我笑,挥着半透明的手。

原来这才是王义飞的见面礼。

三辆车撞在一起,抬出了两具年轻男女的尸体,救护车隔了几条街急驶中,夹在车里的老妇从破碎的窗户伸出手,血肉淋漓。

我看着王义飞对我说唇语,冷冷看着。

"小石,他在说什么!"黑仔抓着我的手,追问。

"我没看清楚。我要先想台词,不说话了。"我淡然道,走下楼。

我不会跟黑仔说的,不然黑仔会冲下去拼命,死也要收了王义飞。

王义飞说,下一个就是我。

终于,天黑了。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尾部广告(手机)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