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宠物知识

宝贝趴墙上让我爽一下 被迫带震动捧上课

作者:时间:2021-04-02 13:00:48分类:宠物知识

简介  宝贝趴墙上让我爽一下,被迫带震动捧上课。把红酒倒入哪里好涨用塞子堵怎么也要不够她(肉)全文。"李林煮菜好好吃,我真想天天吃。"我快乐的趴在地上翻着剧本,像是翻着相簿回味。"李林煮菜好好吃,我真想天天吃。"我拆开礼物,眼中都是梦幻泡泡,喜悦的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手机)

宝贝趴墙上让我爽一下,被迫带震动捧上课。把红酒倒入哪里好涨用塞子堵怎么也要不够她(肉)全文。

"李林煮菜好好吃,我真想天天吃。"我快乐的趴在地上翻着剧本,像是翻着相簿回味。

"李林煮菜好好吃,我真想天天吃。"我拆开礼物,眼中都是梦幻泡泡,喜悦的说。

"李林煮菜好好吃,我真想天天吃。"转个身,我双手环胸,怒气冲冲地瞪着笑翻天的黑仔。

"可怜的小石,说了八百次的谎话,鼻子不知道会变得多长?"黑仔捧了杯豆浆,坐在楼梯上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馒头,因为接连两天熬夜画符咒,脸色憔悴难看。

中午,趁着等戏的空档,我开始模拟各种情境,在阳光充盈的楼梯间来回走动排练,有时会飘来几双好奇的眼光,但没多久又移开了视线。

在剧组排戏不稀奇,但是总练这句话,又用那么多种表达方法,难免引人猜疑。

夏娜娜发着便当,最后提着袋子,微笑朝我们走了过来。

"石书毅,你要去试镜啊?"她坐在楼梯上问,打开了一个便当,是鲁肉饭的香味。

"对啊,很难得的机会呢!他说练完再吃饭的!"黑仔替我回话,又撕开一小片馒头,意思意思的吃着。

我才正准备休息吃便当,黑仔的这句话令我动作一顿,又再次回头练习。

可恶,好香。

"那很好啊!新人有机会就要去,我相信他可以的。"夏娜娜扬起笑容,浅浅的酒窝若隐若现。

"吓!"黑仔的馒头没拿稳,从楼梯上滚了下来,一路滚到我的脚跟边。

"怎么了吗?"夏娜娜顿了顿,被黑仔盯得颇不自在。

"你有没有兴趣当艺人?包准你可以用酒窝电死一堆少男!"黑仔游说。

"无聊!"夏娜娜翻了翻白眼,低下头闷闷地扒着便当,耳根子却红了起来。

我瞄着他们互动,忍不住扬起了唇角。

这几天,拍戏进度一切正常,再拍完晚上的戏,剧组就要移回古厝拍戏,趁古厝还未拆除前抢拍剩余的戏分。

听说,是一名投资客相中了古厝的地段,以低于原价五分之一的价钱向原地主买下该地段,并准备下个月底拆掉许氏古厝,计划在原处建造全新的住宅大楼。

许氏古厝,即将消失于人们的记忆中,成为照片上的历史。

王伟诚的魂魄,又该何去何从?

"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居然有人在这个时间点买下那块地,还打算买我们这部戏的版权?这些事情串起来,好像藏着某些原因在后面,而我们不知道。"

我回神,恰巧听到夏娜娜跟黑仔聊天,谈论着古厝的事情。

"夏小姐,有时候不知道是最幸福的事,如果你要待在这行,笨一点才好哦!"黑仔有气无力的训人,言语间有着身为前辈的经验谈,正传授给夏娜娜。

我站在窗前,什么都不愿想,放空眼神往外看。

我看到,有只乌鸦停在对面的电线杆上,黑亮的羽毛拍动着,像是等待我的发现,墨色的眼珠子直直盯着我。

突然,它往窗户飞了过来,笔直而急速的飞了过来,羽毛的末端滴着深褐色的液体,覆盖在翅膀下的身躯羽毛凌乱。

我侧身,它穿过窗户,叫着粗哑的声音,声音悲戚尖锐。

它往王义飞的房间飞去,最后在阳台前倒下。

"这只鬼到底想干嘛?要送我们烤小鸟,未免也送得太不新鲜了吧?"黑仔用原子笔翻过鸟尸,熏黑的腹部有一道深深的血口子。

王义飞已经被黑仔的气伤过,为什么还不顾一切的现身?

他,到底想说什么?

***

晚上,街灯亮了,导演临时增加我的戏分。

我从街尾的巷子口转进狭窄脏乱的巷弄,高大哥在房间里注视着我的身影,愤而将手中的恐吓信撕碎,红色纸花飞散在书房里,一片一片落在白色的磁砖上,宛如石缝中长出的嫩芽生根。

桌上堆着数封相同的信件,署名皆是王义飞,全都没有填写寄信的地址,信封角落的邮戳来自不同的地点,模糊的字迹扭曲难辨。

我走进书房,瞥了一眼摊在桌上的信,面无表情的看向高大哥,"爸,你真的不报警吗?"

"不用!我就是警察!"高大哥握拳,朝我大吼。

"可是信上写……"我稍微动了动眉毛,眼神依然空洞。

"我一辈子活得坦坦荡荡,没什么好怕的!"高大哥当着我的面摔门而出。

"卡!"叶导演拍手叫好,"石书毅,你演得不错!接下来照这样演就对了!"

我答谢,接过黑仔递来的水杯,慢慢喝着水。

叶导演要的王伟诚,没有情绪的起伏,像一具木偶,不起眼的活在父亲的身边,是整部戏中可有可无的角色,连最浅的笑容都没有。

与其说是配角,更像道具,一个会走动会呼吸的活道具。

难怪会让我这个毫无演出经验的新人接演,因为这个角色不需要演技,找新人来演最划算。

"黑仔,你早就知道会这样了吧?为什么还要接下来?"趁着高大哥补妆的时间,我把黑仔拖到顶楼,问出搁在我心中很久的问题。

一个不需要演技的角色,接了有用吗?就算曝光了,也不会令人留下印象。

黑仔笑呵呵地弹了我的额头一下,"我还在猜你会忍到戏拍完才问勒!很好很好!你越来越有情绪波动啦!让我们一起努力站上国际影展的红地毯,去喝贵死人的香槟红酒!相信我!那一天很快就会来的!"

我冷冷看着黑仔慷慨激昂的举手发誓,突然不想接话了。

他自己感动了五秒,才笑着瞧着我。

又过了五秒,他还是只盯着我,不说话。

"黑仔,我累了,你可以不要绕着圈子讲话,直接说答案吗?"我呼了口气,瘫软地举手投降,目光飘到几条街外的灯火。

明亮干净的小公园内,榕树下有孩童正在嬉戏玩闹,荡秋千荡得很高,身旁的大人三三两两的聊着天,野狗懒洋洋的在沙堆里打滚着。

不过隔了几条街的距离,这栋公寓附近却一片死寂。

"小石,身为一个演员,不管是幕前幕后,任何时间你都要扮演好你的角色,你才有机会――所有的人都是你的观众,心中都有一把尺替你打分数,我这样说你懂了吗?"黑仔搭着我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盯着秋千上小男孩的笑靥,点点头。

原来黑仔想得这么远,姜果然是老的辣。

然后,黑仔的手机响起,是夏娜娜通知我们要拍戏了。

我们走下楼,片场却空无一人。

只见到,中午埋进土里的乌鸦,在摄影机上拍动着沾满泥土的翅膀,对着我跟黑仔鸣叫,尖细刺耳的声音反反覆覆的传来。

摄影机画面闪动着黑白杂讯,不停重复着一句话,是王义飞的声音。

"我们都死了,为什么你们还要追过来?"

啪!

挂在我脖子上的红线断了,佛珠猝然落地发出清脆声响,最后一颗颗染上黑色腐气,外观爬满新生的青霉。

黑仔见状,头也不回的拉着我往下冲。

换我的手机响了,是夏娜娜的号码。

"你在哪里?"我接起,担心的问。

"你们走出这栋公寓,这个女的会烧死哦!"电话的那端,王义飞低低笑着。

我猛然停住脚步,黑仔脚步踉跄,差点跌下楼。

"小石?"他回头,攒眉盯着我。

"你要我怎么做?"我冷静问着王义飞。

"你问我要怎么做?"从楼梯浮出,王义飞飘在我跟黑仔之间,狰狞笑着,"等你死了,我会告诉你。"

黑仔被定在一旁,眼神死瞪着王义飞。

"你敢动他,我收了你儿子。"很淡很淡的语气,李林的声音混合着白狼的诵经声传来,冷清的嗓音不带温度,"你要找的人,不是他。"

"不是他?那你们是谁"王义飞一只手掐着我的脖子,错乱的喊着。

我看着他的眼睛,察觉到他已经决定杀了我,无论我是谁都会杀。

我闭上眼,想着王伟诚说话的模样、王伟诚对父亲的尊敬、王伟诚的神情、王伟诚的脆弱与无助……

"爸!真的不是他!"我睁开眼,跟他赌了!

"你是……?"王义飞的手有些松了。

"爸,你要保重,要来看我,我一直在等你……"我气若游丝的说完,假晕了过去。

"伟诚!"

蓦地,抓住我的力量消失了,我整个人向下跌去,黑仔眼明手快地扶住我的身体。

我的手机响了,是夏娜娜。

"终于打通了!你们人在哪里?刚才拍到一半发生奇怪的事情,现在剧组的人都在外面,大家都很担心你们……"

我没听完,死命拖着呆愣的黑仔往楼下跑。

谁知道鬼往返两地要花多久的时间?

"小石,王伟诚刚才有来?"跑在我的身旁,黑仔问。

"没有。"

"那你刚刚是?"黑仔还没反应过来。

"演的。"我很干脆的说出实话。

"石书毅!你又给我玩命!这次居然敢“骗鬼”!"他的头顶开始冒烟,勃然色变。

"对不起,我下次不敢了。"我边跑边道歉,心里明白回家后会被另外两个人骂得很惨。

"小石,你阻止了这次,下次李林还是会收了他。"黑仔叹口气,又说,"你答应我,下一次不会再捣乱,不然我早晚会被你吓出心脏病!你给我回家跪算盘发誓!"

万分埋怨的说完后,黑仔推开铁门,笑脸迎向等在门外的剧组人员。

我走出公寓,眼睁睁看见一部白色的车子停在路旁,排气管还喷着烟,刚熄火,从车中步下两个熟悉的身影,脸色同样难看的朝我走来。

我盯着他们阴狠的笑容,咽了咽口水,顿时觉得水深火热。

这次,真的要被抓回家整死了。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尾部广告(手机)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