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宠物知识

少将的软糯OMEGA 双道长啊子琛别顶哪儿

作者:时间:2021-04-02 17:30:27分类:宠物知识

简介  少将的软糯OMEGA,双道长啊子琛别顶哪儿。顶开omega腔道成结少将的软糯OMEGA。这场意料之外的雨,打乱原本拟好的拍摄计画,许氏古厝的戏分被迫延后拍摄,剧组决定先拍王家的场景,等天气转好后再上山将剩余的部分拍完。为了配合高大哥的时间,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手机)

少将的软糯OMEGA,双道长啊子琛别顶哪儿。顶开omega腔道成结少将的软糯OMEGA。

这场意料之外的雨,打乱原本拟好的拍摄计画,许氏古厝的戏分被迫延后拍摄,剧组决定先拍王家的场景,等天气转好后再上山将剩余的部分拍完。

为了配合高大哥的时间,我的作息变成日夜颠倒,几乎都是夜戏。

凌晨四点半,剧组熬夜拍摄高大哥的戏,他演得很入戏,是他接这出戏以来状况最好的一次,连说台词都带有些微的情绪传达,不似之前的平铺直叙,简直判若两人;他的表情变化也多了细腻的层次感,和我对戏时流露的疼惜之情,使他的演出更有渲染力,彷佛是剧中人物活过来后,灵魂附身在他的身上。

"时间过得好快,才一眨眼,你就已经长得这么大,像个大人了。"

高大哥将棉被盖好,眸光流转后凝住,苦涩的叹口气。

他看着我的睡容,似有万缕愁绪梗在喉中,很快又倔将压下。

玻璃窗上雨珠不停落下,雨声衬着高大哥痀偻的身影,他像瞬间老了十岁,眼中的刚毅神采已不复见,只剩忧郁和屈辱留在他的瞳仁里渐渐地填满,柔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他静静流下两行憾恨的清泪,泪水无声地沾湿了枕头。

最后,他熄掉床头柜的灯走出房间,轻轻掩门。

阴影几乎遮去了他所有的表情,摄影机只拍他哭红的双眼,却还是感受得到他强烈的悲愤。

镜头前的他,攫住所有人的目光,一秒也不放过。

"卡!完美!高大哥你演得太完美了!把王义飞决定自杀的表情演得无懈可击!"叶导演凹陷的双颊让黑眼圈更明显,握拳喊出的声音疲累沙哑,看得出来是强撑着精神,眼底都是困意。

我也快撑不住了,想干脆睡在床上等天亮。

黑仔笑着把我从床铺里拉起来,又递了一杯咖啡给我,"小石,等一下还有戏要拍,先喝咖啡提提神,别真的睡着了喔!"

咖啡的温度隔着纸杯传到掌心,我甩甩头,小口小口喝着咖啡,想让自己更清醒些。

从晚上七点到现在,这已经是第三杯咖啡,黑仔来回跑了好几趟便利商店,拍摄时也全程跟戏却不见疲态,甚至从公事包里拿出了扑克牌,一有空档就找人玩牌打发时间。

他还不怕死地骚扰白狼,每隔三小时打通电话吵人安眠,无聊的行径得到火山爆发似的怒吼加上连串脏话,吼得黑仔贼笑连连。

黑仔没说,我知道他别有用心。

他担心白狼睡得太熟,遇到状况叫不起来。

我喝完咖啡,想开口叫黑仔去车上休息,不用特地陪我熬夜,高大哥刚好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他的助理。

"不好意思,最近因为我轧了另外一档戏,几乎让你们天天陪我熬夜,真的很抱歉。"高大哥说着客气话,说完后使了个眼色,助理立刻从塑胶袋拿出两罐饮料,"饮料拿去喝,不够记得再跟我说,今天不说可没机会了……"

他跟黑仔说完两句场面话后,又转身走过去跟道具组的人员道歉,脸上的笑容看起来诚恳忠厚,声音宏亮有朝气。

我默默盯着高大哥,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黑仔,高大哥好像变了?"

"是呀!可都是你的功劳呢!他本来就是一位好演员,可惜演太多同类型的角色磨去他的热情……是小石让他找回了演戏的自信呀!我果然挖到了钻石!哇哈哈哈哈!"

"黑仔,你真的不去睡一下?"我皱起眉头。

"多谢好意,本经纪人心领了!车上都是白狼的汗臭味,加上他的打呼声天下无敌……"黑仔打了个哈欠,伸出手搭着我的肩膀,"走吧,我们拍完就回家赖床到天黑!"

黑仔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从他的语气可以听得出来,他还在防范着。

下一场,是高大哥的杀青戏。

我握着胸口的银色项炼,祈求拍戏顺利,不去想王义飞为何没再出现。

希望我的预感不要成真。

至少今天不要。

********

顶楼的风很强,曙光穿透云层照在脸上,有股温暖的感觉窜进皮肤里,我对着镜头扬起笑脸,努力不让酸涩的眼皮沉下。

满地的黄金葛被拔得一根不剩,粗糙的水泥地面有几处裂缝,黄色根茎爬到洞口处,像是蠢蠢欲动的细绳,过不久又会绑缚住这栋公寓。

剧组喷了些杀虫剂,药剂的味道还没完全散去,阵阵冷风拂过也吹不掉让人反胃的异味。

高大哥站在我面前,把衣服晾在被风吹得微颤的竹竿上,双眼含笑。

"伟诚,爸爸现在说的话,你要好好记着。"高大哥将竹竿上松脱的绳子绑紧,回头看着我。

"爸,你干嘛这么严肃阿?"我甩甩衣服,有点心不在焉。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好人和坏人,敌人也会变成朋友。你有听清楚了吗?"

"这种道理我知道啦!爸,你今天怪怪的喔?"我狐疑瞧了高大哥一眼。

"知道很简单,要相信却很难。"高大哥看着挂在竹竿上的警察制服,勾起浅笑。

洗衣篮空了,我拿起篮子往回走,目光随意地晃到街道上。

"爸,许伯伯来了。"我站在墙边,朝下面的人挥手笑道。

高大哥听到我的话,抬头看着天空,眼神莫测高深。

"才刚晒完衣服,就变天了。"

"爸?你在看什么?天气很好呀?"我也跟着抬头,眉头拧了起来。

高大哥轻拍我的背,淡笑不语。

剧组静得不可思议,像是众人都停止呼吸,谁也不敢破坏现场的气氛。

摄影机顺着轨道,慢慢地往后推。

"恭喜高大哥杀青!"叶导演突然大喊,走过来朝高大哥竖起大拇指,咧开惨白双唇,多日熬夜造成的口臭连我都闻到了。

工作人员欢喜的挤到高大哥前方,拿出准备好的香槟和啤酒喷向他。

我悄悄退开,走到黑仔站立的角落,瘫靠在墙上。

"小石,忍着点,待会跟高大哥打完招呼后,我就带你闪人!"黑仔勾住我的脖子,用拳头轻捶我的肩膀。

当我打开香槟的时候,黑仔的手机响起,来电显示写着“小白”两个字。

"哈!你在下面被我们吵起来了吗?"黑仔按下通话键,照例先丢出废话,然后转身往下望,送出一个飞吻。

我跟着黑仔转身,看到白狼站在街道上挥着手。

天才刚亮,距离有点远,看不太清楚他的手势。

惊天动地的巨吼从电话里传出,黑仔掏掏耳朵唉了声,把手机拿到我们两个人的中间。

"你快带小石下来!我看到那只鬼在你们附近飘!"白狼破口大骂,语气着急,完全没有开玩笑的成分存在。

黑仔听到,动作顿了几秒,二话不说把我拉到高大哥面前祝贺两句,就想冲下楼。

当我们要下楼时,高大哥却叫住了我。

我回头,看见他跟身旁的人说几句话后,便笑着走到我眼前。

"书毅,你刚才跟我对戏的时候,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高大哥问。

"没有,我没听到任何声音。"我摇头。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你要多加油阿!我很期待你以后的表现!"高大哥拍拍我的肩膀,跟我道再见。

然后,他又走回摄影机前,摸罐啤酒独自喝着。

我终于知道到哪里不太对劲了。

高大哥过于平静,他的神色不像是拍完代表作!

黑仔看到我担忧的表情,连话也不给我说,头也不回的硬拉着我往下跑,才跑了四层楼,黑仔就猛然停住脚步,立刻用他自己的身体挡在我面前。

楼下传来白狼的脚步声,就快到了。

"你们真的要走了?"

王义飞站在前方,除了半透明的身躯,外表跟正常人没有两样。

黑仔没说话,肌肉绷得很紧,汗水沾湿了他的白衬衫。

"你们还真听话,不像里面那个呆子!我好心跟他聊聊天,要他别出来丢脸,他居然说这部电影是他的代表作,他就算死也不会退缩!为了嘉奖他的勇气,我决定要送礼物给他喔!你们猜,会是什么礼物?"

王义飞讪笑,随即隐身不见踪影。

白狼冲上来,看到我跟黑仔站在楼梯上,微愣住。

"你们在干嘛?快走啊!"

白狼的话说完,一抹黑影从窗户闪过,随后从顶楼传来惊恐的尖叫声,剧组的人都喊着高大哥,哭声极度震骇的回荡在楼梯间。

"碰!"

物体重重的坠落地面。

我愕然吓呆,脑海中想起高大哥的称赞,眼泪蓦地在眼眶中打转。

"小石,我们回家。"

白狼冷着脸,用手刀劈晕了我,不让我去面对残酷的真相。

陷入黑暗之前,我想着高大哥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再见。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尾部广告(手机)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