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宠物知识

施主咬的贫僧好有声 施主咬的贫僧好疼第15集

作者:时间:2021-04-03 13:30:50分类:宠物知识

简介  施主咬的贫僧好有声,施主咬的贫僧好疼第15集。圣僧不要了不要了太满女施主,你就从了老衲吧。只要再转个弯就到村子了,车窗外却在这时候猝然下起倾盆大雨,愈下愈急。我握紧胸前微微发烫的项炼,盯着车窗外的荒芜景色反覆背诵台词,心里却隐约有股不安,怕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手机)

施主咬的贫僧好有声,施主咬的贫僧好疼第15集。圣僧不要了不要了太满女施主,你就从了老衲吧。

只要再转个弯就到村子了,车窗外却在这时候猝然下起倾盆大雨,愈下愈急。

我握紧胸前微微发烫的项炼,盯着车窗外的荒芜景色反覆背诵台词,心里却隐约有股不安,怕之前的连夜恶梦成真,担心白狼会遇到危险。

忽然,犹如梦中的场景重现,因为天雨路滑而放慢速度转弯之后,车子停在一个分岔路口,再也没有看到剧组的车队。

跟梦境有七分相似的现实情况,令我害怕惶然,那从未说出口的恶梦像沉重枷锁,压得我快要喘不过气了。

"小石,你觉得该走哪条路?"

粗鲁地用抹布把雾气擦掉,白狼将手机丢进副驾驶座,随后轻捶方向盘啧了声,死瞪着前方两条路问。

"电话还是打不通吗?我再打看看好了……"我揉揉额头,觉得头有点晕。

明明前一刻还跟着剧组的车队,却在下一秒转弯的时候跟丢,该如何是好?

两条路的末端都走入了竹林里,要走哪条路才会到达村庄?

看着挡风玻璃上雨刷左右摆动,我拿起手机又拨了一次电话,还是不通。

"已经连续拨了三次都没有讯号……死心吧!这鸟地方根本拨不出去!"白狼没好气地放唱片听,是纯钢琴演奏的音乐。

我听着轻快节奏拆开了地图的塑胶包装,摊开地图后却惊见街道上并没有这两条路──正确来说,应该只会有一条路而已!

那为何眼前会多出另外一条路?是重新整修过道路吗?我们又得走哪条路呢?

还是,我仍然在作梦?

皱眉瞪着上礼拜刚买的地图,我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一再确认是不是因为我头晕而眼花,但是盯着地图好久好久,上面还是有两条路!

"天堂还是地狱?我们只有一次的机会!"

等到山区雨势渐歇,白狼对着我露出灿烂笑容,竟然说出了和我梦境中一模一样的问题!

我狠狠呆傻住,心底冒出不好的预感,额际开始冒汗。

"我们……可以往回走吗?还是在原地等人折回来带我们过去?"我提出两个办法,就是不愿意冒险进入竹林中。

白狼在我梦里最后的背影,依旧清晰烙印在我脑海里,这几天不断地想起,想到就吓出一身冷汗,惊醒后就再也睡不着觉。

"往回走会浪费太多时间,这办法不可行。更何况,村子就在眼前了,就算走错路弯回来,也还来得及!"白狼提出最实际的建议,眼睛瞄着前方道路解释给我听。

我点点头,不再提出反对意见。

或许是我想太多了,梦是虚幻无形的,而现实是我快迟到了,不能让全剧组等我一个人。

"所以……要走左边还是右边?"白狼又问了一次。

"我们走左边那条路好不好?"

我瞧着两条路的路况,指着那条看起来比较平坦的道路说道。

车子又往前开,我们慢慢开进了竹林里,并且在忽大忽小的雨势中,平安到达了拍戏现场,剧组人员见到姗姗来迟的我们,也笑着朝我们挥挥手。

原来,一切都是我想太多了吗?

窗外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蓦地停了。

翠绿的竹叶末梢还滴着透明水珠,路边草地旁有蜗牛缓缓爬过,我在耀眼的阳光里走下车,看着被雨水洗得干干净净的街道,我浅笑闭上双眸沉淀心情,准备开始拍摄徐汉文最重要的一场戏──

第六十六场,男主角徐汉文惨死街头,是这部戏情节转变的主要关键点,我绝对要把这场戏演好,才能够延续观众看戏的情绪进而同情女主角招弟,融入她可怜无辜的际遇……

镜头要开始拍了,我凝望着环绕山头的乌云,祈祷拍戏过程顺利。

终于,灯光打下来照在反光板上,导演高声喊开拍。

我笑了笑,就定位。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尾部广告(手机)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